昨夜西风过园林
播放 1198 若霏 雨夜书简 9:55
昨夜西风过园林 - 悦读FM
寄居在桂子山叔叔家中,不觉已是两个多月了,居室四周的环境极为情幽静谧,古朴自然之中又透着一种雅致。特别是那满山的木樨,中秋一过,便黄灿灿地开满枝头,悠悠的香气随风飘送。昨夜,西风渐紧,刮得楼下梧桐树“沙沙”地响,躺在床上,心想,明晨,又该是花落知多少了!今早推门一看,湿湿的水泥小径上,满是枯枝败叶,再细看枝叶间,黄灿灿的一片,竟是桂花!不由得脱口而出一句诗来: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不禁心头一动,眼前幻化出父亲的影子来。

诗是父亲教给我的,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想不到多年后的这样一个清晨,在桂子山头,它竟如此清晰完整的跃上心头,父亲给我的影响是多么深远啊!

我的父亲是一所普通中学的老师,教的是数学,却喜欢文学,偏爱古诗词,且有较深的文学功底。我们姐妹小的时候,家里的光景较好,也是父亲年轻且意气风发的时候。他常常一边帮母亲做家务,一边摇头晃脑地大声哼哼“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或者是“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都是一些意境优美,令人回味的好诗好句。他那特有的含混不清、拖得长长的且伴有些许颤音的腔调,开始时总是让我们大笑不已,觉得他酸溜溜的,像个穷秀才。渐渐地,我听出了味儿,便不再傻笑了,只是静静地听着,一边在心底揣摩着白云深处,石径倾斜,红枫似火是一幅怎样美丽而悲壮的图画。

有段日子,总是令我记忆犹新。那时,外祖父母尚健在,父母还在离家几十里山路外的乡间中学任教。每逢周六,我们全家便回到外祖父母家中,共享一天天伦之乐后,由周一一大早 赶往父母的工作地。常常是母亲和小妹乘汽车,父亲则带着我骑单车。有一段路是沿着河的,河水清清地泛着晨光,有时上面还浮着几只野鸭,夹岸的高山连绵不断,倒映在水中,天然的一幅梦里水乡。太阳在山顶露着半边儿脸,红红的霞光映的水面像一片熊熊燃烧的火,天空格外的明净,空气也异常清新,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父亲一边踏着车,一边朗朗地吟诵着许多美丽的文句,感叹着大自然神奇的秀丽。我坐在车前的小木椅上,听着他的讲解,在他的指点下去欣赏那一片湖光山色。那些日子是多么惬意和欢乐啊!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喜欢上古诗词,这令他很高兴。有一次,父亲甚至翻出一本发黄的唐诗三百首来,又圈又点地教我念<<长恨歌>>、<<琵琶行>>。

可是,随着我们的成长,家里的经济负担重起来,偏偏父母单位的工资又总是拖、拉、欠。为了生活,父亲不得不劳碌奔波,再也无心谈古论今、吟诗作赋了。金钱让父亲狼狈不堪,许多人在同样的情况下下海了,而父亲仅存的一点清高和对学生深重的责任感又让他无法随波逐流。

此时的我却开始抱怨父亲,总以为他不再爱我了,常常在言语上过于偏激,他却总是沉默不语,我又把这沉默不语当成一种不予理睬而更加忿忿不平,却不知道,这沉默不语中包含着怎样的宽容和理解!更不知道,我每天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原是建立在父亲现实的柴米油盐的基础之上!直至有一天,和父亲一起上街,十字路口处,车流如水,父亲很自然地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把我遮在身后,一如我仍是那个牵着他的衣襟要他保护的小女孩,我的心头暖暖的,顺从地跟在他的身后,过到路的那一边。其实,多少次人生的十字街头,不也是父亲这样牵引着我将我平安地送到对岸吗?父亲的爱一如既往,只是面对瞬息万变般成长着的女儿,他的爱不再停留在细小的生活琐事上,而是变成了对女儿前途的关怀和忧虑.

又一阵晨风,吹得落蕊如雨,在黄灿灿的花雨中,我仿佛又看到那些美丽的有着朝阳的早晨,父亲带着我行驶在青山夹岸的河畔,摇头晃脑地吟诵着: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FM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