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是想逃
播放 1487 侯俊谋 薇薇 19:34
他还是想逃 - 悦读FM
这是当地最好一家酒店,房租是她给的。整整一个暑假,接近两个月,她在一家饭店洗碗,给客人上菜,擦桌子,抑制着一阵阵无法形容的恶心,把潲水倒进大塑料桶。她的手脱皮了,长茧了,连触碰自己的脸都觉出粗糙来,但她储下了五百元,对十五六岁的城镇小孩来说,这无疑已是很夸张的数目。她终于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就在今晚,她生日的前夜,她和他认识、相处的一年三个月第七天,他们将彻底地互相属于彼此。

但他真的,真的很想逃。

不是不爱她,不是对这酒店不满,不是不喜欢这个房间,不喜欢她事先在床上布置好的,此刻正燃烧着的心形蜡烛阵,中间还摆着一个巧克力生日蛋糕,上面刻着他俩的名字,还有FOREVER LOVE,永远爱。他也觉得自己会和她永远爱,一直爱……总之,不是不喜欢这一切,而是有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已把他紧紧抓住,他完全失去感受能力,脑袋里像有人在扑通扑通跳水。害怕,害怕极了。

虽然已经在电视上看过无数次男女之间的亲热,可是,他才15岁啊,就在半个小时前出门,爷爷还摸了一下他的头,从兜里掏出两颗大白兔奶糖赏给他。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怎么能干这种事?万一怀孕了呢?一个孩子怎么能有一个孩子?

她拉着他的手,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手伸出早已打开的窗,指向镇里唯一一个公园,唯一一座音乐喷泉。八点半,时间刚刚好,音乐响起,喷泉随着旋律冲上半空,周围的灯光映照在水柱上,像一条涌动的彩虹。这是她事先就计算好的,事先就打算和他一起看的。

“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她说。

如果此刻有人仔细端详她,将会发现她脸上的色彩比喷泉彩虹还要更加娇艳动人。但他只是直愣愣看着窗外,甚至就连喷泉,尽管在他的眸子里闪动着,但其实视而不见。她感到他的手心满是汗水,还有无法控制的颤动。她以为他像她一样,只是太激动,太兴奋。她是比他成熟一些,可毕竟也才比他大一岁,她还没有学会观察别人,更不用说体察别人的细微心理。

她不知道他想逃,很想逃。

她只是觉得,所有称得上美好的过程都必须有一个美好的结果。她今天早早就过来,催迫,甚至于恳求般地让服务员带着她把整个酒店的空房一间间打开。第一个房间的床单上有一根长头发,第二个房间没窗户,第三个房间门口不知谁扔了一个烟头,墙角竟然还有蜘蛛网……床单可以换,没窗户价格便宜,蜘蛛网嘛,你又不睡在蜘蛛网上。然而,不行,在这个重要的日子,一切都必须是最好最恰如其分的。他们来到最后一个房间,第三十五个房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就只能选第三个房间,烟头毕竟只是在门口,蜘蛛网毕竟也很容易清除,在最后一把钥匙插进门锁之前,她已经开始盘算并近乎妥协了。

“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带我来这个房间?”最后一扇门一打开,她脱口而出。

干净、敞亮、温馨,符合她对这个重要夜晚所需房间的一切想象。还有惊喜,比如床头柜上竟然还贴着一对温馨的小人儿贴纸,不知道是哪个顾客留下来的,这个无意之举对她却是如天启般重要:那个人留下这贴纸儿就是为了见证他和她在一起啊。比如窗帘是拉开的,正对着此刻正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音乐喷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喷泉将像在庆祝,广场上的人们,整个世界都会不经意地参与了他们的愉悦。

够了,停下来。她竭力让自己专注于目前,将回忆,一闪念的走神清除出去,此刻的幸福,可不能被之前想象中的幸福冲淡,此刻的幸福必须是纯粹的,必须是完完全全沉浸于其中的。

她成功了,从他们开红酒,唱了生日歌,吹灭了蜡烛,吃了生日蛋糕,到他们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全身心,整个灵魂地漂浮在一大片温暖的海洋之上。她觉得自己的声音轻快,笑起来更是像羽毛飘在清澈的阳光之中。虽然那个瞬间真的很快,快得简直让发令员都来不及扳动手枪,但她的身体已膨胀已炽热,就像巨大的太阳从厚实云层背后喷薄而出。燃烧吧,她觉得自己可以把一切云朵都烧成绚丽云彩,把一切冰块都暖成潺潺河流,然后她便会变成一条鱼,潜伏在深深的深处,享受着无人知晓的快乐。

但他已经坐起来了,他清了清嗓子,对她说他想回家。

一下子,立刻,她僵硬,冰冷。但她并不愤怒,一点都不,只是有一丁点不悦。她看着他,他小心翼翼,有些怯弱地重复了自己的请求。他说自己没试过夜宿不归,爸爸妈妈会很着急的,会满大街满大街穿街走巷呼唤他的乳名。他说他们有可能还会找到她家去,事态会变得很严重。

怜爱淹没了一切。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他像得到赦免的大臣一样如释重负,穿上衣服和鞋子,冲出门去。到了马路之后,他觉得自己就像作弊侥幸逃过监考老师眼睛的学生,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在路上,他曾经想过,其实应该提醒她也早点回家,别让家里人等着急了。但他当然没有回酒店提醒她,他看过电视剧,很多犯罪分子都是因为回到作案现场而被捕的。

在这个夜晚过后,他将无数次回顾,为此时的行径不耻,但此刻,他只想回到家,想见到爸爸妈妈,想回到自己那张硬硬的木板床上。此刻,他发现,他一直想逃离的家,却正是最能够给他带来持久安全感的。

在这个夜晚过后的无数个夜晚,他们还将无数次在一起,渐渐的,他会提起这个夜晚发生的事情。他的语气一开始将充满愧疚,“我那时太小了。”又由于自尊心所致,语气多少带有点自我辩护的意味。然后慢慢变成了一个笑话,自我调侃,“家里的木板床硬邦邦,怎么也比不上酒店的席梦思舒服,唉,我当时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啊!”

她默察着,默许着他的种种变化。

一年、两年,然后,他和她都考上了大学,可惜不是同一所学校,不在同一个城市。每个月最后一个周五,他将会在晚上出发乘搭火车来到她的城市,她的学校。他们将共度无数个夜晚,他当然不再逃跑了,他说在学校宿舍里,晚上躺在床上臂弯是空的,于是睡不踏实,老失眠。三年、四年,然后,他们将来到最后一个夜晚。

“我需要一点时间。”他说。

她笑了。他的神情还是跟当年第一个夜晚一样,小心翼翼,怯弱,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他的语调也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她可以感到他的喉结发紧,就像当年的第一个夜晚。

他想逃,她知道他很想逃。既然当年她没有留下他,那么,在多年以后的这个周五晚上,她自然更不会勉强。

她看着他的背影,她想起第一个夜晚当天,她几乎是强制般地把服务员推出门外,她决定自己清理房间,虽然房间已经够干净了,但对于那天晚上这样重要的时刻来说,再干净也不为过。她给房间插上鲜花,买来一瓶红酒,还不得不为此买一个开瓶器,对小地方的酒店来说,开瓶器可是稀罕物啊。临了,她还是觉得有些意犹不足,跑到小卖部里,买了一堆蜡烛,偷偷带进了客房。她记得上楼经过服务员时,她有一种考试作弊般的窒息感……

真可惜啊,这几年他一再重述,为他和她的第一个夜晚落荒而逃而后悔,她料定,日后他也将这次的离开而后悔,可她已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在他身边了。真可惜。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情感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