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里的爱情
播放 4213 佚名 微蓝 9:37
书信里的爱情 - 悦读FM
翻开书的扉页,一个文弱书生,一个端庄女子,相依坐在春天的达园里,定格成一幅画面。往后翻,是书生写给女子的大量书信,细读,觉文字如画,情深似水。
 
书生的信从桃源开始,一只小船载着这位瘦弱的文人,经曾家河,过柳林岔,泊鸭窠围,泸溪,直至凤凰。他除了写信,还多次速描两岸山水,吊脚楼人家,简洁生动,他不止一次写到橹歌,称赞橹歌如诗,是为爱而唱的,他写道:“这是桃源上面简家溪的楼子,全是吊脚楼!这里可惜写不出声音,多好听的声音!这里有摇橹人唱歌声音,有水声,有吊脚楼人语声……还有我喊叫你的声音,你听不到,你听不到,我的人!”“橹歌太好了,为什么你不同我在一个船上呢?两岸山树如图画,皆明丽不凡,同舱中少一个你,太不公平了。”有时信已写完,落了款。大概此时船正行到了一处山下,风光极美,便又在后面添上:我小船到了一个好山下了,你瞧,多美丽!跟着勾勒出绵延一座青山,几排疏疏绿树,流水潺潺,无限风光。
 
由于一路皆是上行上滩,成百个急水滩,小船千辛万苦地前行,在浅滩上挣扎,在白浪里穿行。当他的船上滩时遇到危险,他眼看着和他相邻的另一条船在急浪中摔成碎片,以至于他的小船也翻了时,笔掉了,墨水也翻洒了,他却为她不和他在一条船上而庆幸,“幸亏你没有来。幸亏你没有来。”
 
他不厌其烦地写信,一封又一封,他写道:“我只是欢喜为你写信,我真是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人……我为了成日成夜给你这个三三写信,别的信皆不曾动手。”这里“别的信”是指给巴金及杨振声的信。
 
可是这样的一个“没出息”的人是多么可爱纯朴,感情是多么真切热烈啊。他细致地将他在船上的生活全面展现在信纸上,他写得絮絮叨叨,也许,爱情就是这样絮絮叨叨的吧。他告诉她他的一日三餐,在船上、上岸后看了些什么,买了些什么,他一次次写下他思念她的心情,也想象她思念他的样子,一路走一路写,冷了,写信;睡不着了,爬起来写信。他说到每一个细节,写水手上滩的艰难,水手的生活,小孩子吵闹声,人语声,炒菜落锅声,船主问讯声,描绘得如诗如画,甚至连水手说的野话也觉得自然无比,这就是生活,生活原本是这么琐碎细致。他被山头夕阳感动,被水底圆石感动,在感动中体味人生苦乐,思考爱情本质。船上人家的平凡生活,让他越发思念远方的爱人,想到对方的好,信里充满对以往日子的甜蜜回忆和对将来生活的幸福憧憬。
 
但这信也并不是纯粹的家书,其间穿插大量随行见闻轶事,胜过一篇篇优美的散文。
 
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便捷的现代通讯缩短了两地之间的距离。鲜有时间如此之长的旅程,也鲜有人会写如此美丽细碎的书信。彼此相隔再远,一个电话,一个短信,简单明了,三言两语便能说清楚事情,但却缺少了那份爱的絮叨和温暖。
 
感动之下,问朋友:“你如果出远门了,会写信吗?”朋友笑道:“现在谁还写信啊。电话报个平安就行了。”可是半个多世纪前,就有这么一个旅途中每天坚持写信的痴人。
 
他就是沈从文。
 
1934年1月沈从文因母病还乡探望,行前向夫人张兆和许约,每天写信报告沿途见闻。沈从文随船行程十多天,共写书信计三十四封,最多时一天达五封。他用朴实琐碎的语言将对张兆和的爱不假掩饰地流泻于笔端,温暖而深情,今天读来仍令人感动不已。也许只有文字,只有书信这种载体,能大胆袒露爱的心迹,长久保存爱的温度,留住那时节的美好,它不需要字斟句酌,随意写来,深情自现。这也是书信的恒久魅力所在。
展开全文
标签: 微蓝 爱情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