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爱
播放 2338 《新周刊》 一泓 21:53
学会爱 - 悦读FM
人生太短,只够我们相爱的了。
 
学会爱
 
你唯一难以抗拒的,是爱。
 
无论你辉煌或平淡、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年轻或年迈,当爱情袭来,当爱情袭来,你内心柔软。
 
你唯一难以鉴别的,也是爱。
 
当真情与假意参半、爱情与利益结合、需求与压力交织、性与爱同行,你如何分辨爱情的净度与韧度。
 
现实中,爱情无所不在,如同分手和离婚无所不在。人们对爱的犹疑,如同对爱的渴求与日俱增。爱成了结婚的道具和逐性的借口。在爱情的世界里,房子和豪车、公务员和富二代、小三和大叔,都是浮云,却被当成了神马。
 
我们要回到爱的本身,重新学会爱。学会爱,就是学会了解、珍惜、宽容,学会善意、付出、成长。你要找到一个人,鲜活和丰富彼此的生命。直到,爱让你们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人生太短,只够我们相爱的了。2010年遗失的美好和错失的爱人,希望你能在2011年找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房”相许?
 
世间有无数比爱情更重要的事,可哪一件都不能取代爱情。
 
没有梦,我们自己造;不会爱,我们从头学。
 
文/孙琳琳
 
《爱情买卖》走红了的2010年,中国GDP增长预计超过10%,经济形势好,物价涨,爱情成本也水涨船高了。剩女最想嫁给公务员,政协委员建议80后打拼到40岁之后再买房。电影再纯爱,也要看票房。电视里没速配出爱情,却捧红了几个能赚钱的人。《婚姻法》坚决不让小三得好处,狡猾的大叔也没有富二代吃香了。
 
中国,不说爱。
 
2010年的爱情,比往年更稀罕。
 
中国人提到爱,立刻想到结婚,想到房子,想到富二代;找对象,首先比较职业,比较收入,比较学历高不高;忆美好,只能说说校园,说说初恋,说说另一座城市。世界由现实主义的砖块砌成,爱是唯一的虚无。洪晃说:“我们的环境就适合赚钱,连居住都不太适合,更别说爱了。”
如果从没有过兽兽、马诺、凤姐等人,2010年还不至于让人对爱情失望。当爱与公之于众的性、故作惊人之语、怪异的炒作联系在一起,爱成了受害者。有一位出名的摄影师说过,当代中国都市女孩的眼神很“脏”,充满了欲望。她们以爱的名义来求名求利的种种手段很残忍,石述思悲观地说:“在这个极端功利的年代,找到真爱的概率比遭雷劈高不了多少。”
 
我们为什么不说爱了?
 
因为不能承受爱的风险,包括:逆境、贫穷、疾病、忧愁……最近15年,每年中国的离婚人数都在100万对以上。当然,满足硬件条件时也可以爱,但不能是原本的你,而要是说好听话、摆好姿势的你。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房”相许?世间有无数比爱情更重要的事,可哪一件都不能取代爱情。没有梦,我们自己造;不会爱,我们从头学。
2010年,电影里说的爱回味十足,山楂树少、圣诞树多的年代,见识过纯爱的大叔们还是想法子找到了静秋。这一年,《志明与春娇》是资深文艺青年发出的第一声叹息,港式的故事与情调,又欢乐又寂寞;《山楂树之恋》是老男人对爱情发出的第二声叹息,他们一边以现成的好生活诱惑年轻女孩,一边怪她们失去了纯洁的双眼;王朔则借《非诚勿扰2》发出第三声叹息,晒寂寞,却招惹了更多年轻姑娘。
这一年,亦是爱情积极分子活跃的一年。是你的绝对跑不了,55年后,82岁的袁迪宝终于娶了大他一岁的李丹妮。想见的一定能见到,三个半月,北京小伙路过13个国家,搭了88次顺风车,找上朝思暮想的德国女友。跟他们相比,那些站在相亲节目舞台上几个月不挪地方的女嘉宾,真是毫无行动力。
波兹曼说“电视让一切都成为娱乐的附庸”,爱情也没能幸免。电视上的女嘉宾大概不想被任何人带走,因为除了摄像机,没有一个男人的注视能让她们感觉如此之好。
11月,最高法院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从此以后,谁出钱,房子就是谁的私人财产。插足别人的婚姻,也要不到青春补偿费了。有人认为,新解释既跟妻子作对,又打击了小三,对求生活保障的女人来说是噩耗。也许吧,如果一直生活在了解和包容里,还用得着为这个担心吗?
 
“大家顶着爱这个词,其实干尽了人间丑事。”剧作家廖一梅说。
 
嫁人就嫁公务员
 
威廉王子终于和大他6个月的凯特订婚了,尽管准新娘是威廉自由恋爱撬来的平民佳人,这仍是一桩权衡过利益得失的政治婚姻。让威廉自由选择的话,贪玩的他绝不会还未到而立之年就娶妻生子。但对已经28岁的凯特而言,婚姻却来得非常及时。
你以为“剩女”是玩笑话?你还沉浸在粉红色的少女梦里不能自拔?生活远比你想象的残酷,相信吗?90%以上的男人认为女人应该在27岁之前结婚,而对他们来说,理想的娇妻应该介乎20岁至24岁之间。参加各个电视台相亲节目的女嘉宾,平均年龄只有22岁左右,已经到婚恋市场上来争夺资源。财富可以积累,青春与美貌却只能随日月递减。大多数情况下,如果相恋8年的男友迟迟不肯娶28岁的你过门,你应该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他想娶的女人了。
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物种。对男人来说,有时婚不婚,全看心情。不过闪婚也好,裸婚也罢,一时兴起的爱变数也特别大,正应了《月光宝盒》里铁扇公主的怨念:“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 家牛夫人。”
爱情无常,面对婚姻,女人宁愿封建,宁愿做现实主义者,宁愿等,也不愿沦为“低保户”。2010年年底发布的《2010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40%以上的女人希望嫁给公务员。沈阳有一位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32岁公务员,3年相亲500次,选择太多挑花了眼。65%的女人希望另一半的收入是自己一倍以上,不仅如此,如果男方胆敢提婚前财产公证,30%的女人会翻脸。
女人寻找最优秀的男人,在通往优秀的路上,男人压力很大,恨不得生下来就成熟了。但大多数人只能按部就班地成长,无法在年轻的时候就创造极好的物质条件。最近出版的《当代中国社会结构》一书中提到,到2020年,中国将有2400万适婚男找不到另一半。
佛山市委书记林元和建议年轻人40岁前租房40岁后买房,很多人不爱听,怪他站着说话不腰疼。网上还流传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梁蓓的言论:“我觉得80后男孩子如果买不起房子,80后女孩子可以嫁给40岁的男人。80后的男人如果有条件了,到40岁再娶20岁的女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教授鼓励大家都把眼光放在下一代身上,40岁之前你可一定忍住了别犯罪。
鲍勃·迪伦在《答案在风中飘》中唱道:“一个人要行过多少远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人生是马拉松,即使不能赢在起跑线上又如何,保持生命的耐力和节奏感吧,这两点远比爆发力更重要。
 
男人的“复数倾向”
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这一眼,请务必要在婚前看。
 
叔本华早就看出男人的贪。2010年3月,这贪欲害死了只有22岁的深航空姐于丹丹。诱她偷情的已婚男人早带着妻儿逃走了,姑娘临死竟还对薄情的男人不死心。
《金赛性学报告》认为,男人其实是“多偶制”的,日本作家渡边淳一说得好听一点,把这叫做男人在爱情方面的“复数倾向”。萨特与波伏娃好了50年,与一个契约有关:永远情投意合,并不惜代价维护这种关系。但双方保证各自在生活、情感和性方面的自由,永不互相隐瞒。波伏娃宽容了萨特的“复数倾向”,长情的代价是多少伤心泪啊。
男女关系虚虚实实,真相只有一个:再漂亮的妻子也无法阻止男人对因陌生而新鲜的女人感兴趣。
“男人们会选择包二奶,或者三奶四奶。一个不偷不抢的二奶有什么错呢?”因为这句话,曾子墨捅了网民这个马蜂窝,六一儿童节之后再没敢发微博。婚外感情再情有可原,也在道德的低点,实在是不可说。
面对社会压力,小三不一定幸福,但多半内心强大。在南京,一个男人正在法庭上坚称自己仍爱妻子不想离婚,气不过的情人冲进法庭,指着他大声质问。在广州,富婆与医生婚外情后怀孕,许诺3000万诱原配妻子离婚。在浙江台州,楼盘“万家华庭”打出广告,“如果你不能给她一个名分,那就送她一套房子”。
与小三作战的婚姻保卫战打到了新浪微博上。北京一位女画家撞上丈夫与情人偷情,一气之下在微博上直播家丑。没想到当事人不仅不慌,还跟上来唇枪舌剑,她反而落了下风。丈夫说:“看到又如何,所有东西一人一半。”裸在床上的姑娘则故作成熟地说:“如果没有了爱,便可以与任何人做爱。”更离谱的是,那些默默围观事态发展的看客中,后来竟然有人发私信问那床上的姑娘,爱情是什么。
爱情肯定不是偷情。
最可恶的不是偷情,而是偷情后还理直气壮;最粗鄙的不是把性事挂在嘴边,而是这样说竟然有人觉得天真可爱;最后,最悲剧的不是捉奸在床,而是围观的人都觉得情人和他老婆长得特别像。
男人总是在陌生女人中寻找似曾相识的面孔,这叫“认同”。
网络流行语说:嫁人不只是嫁老公,还是嫁进另一个家,所以要找的不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而是一个可以包容你的家庭。在有小三的日子里,你失去了这个男人,也就没了这个家。另外,别以为孩子能维系什么,孩子往往使夫妻关系更疏远。
 
关于二奶的结局,所有人都满意的版本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不偷不抢的二奶。有一天,她结婚了。
 
多少红颜为了钱
 
2010年,大叔退出流行,他们虽然成熟、会哄人,但却常常把文艺女青年拖向“孤寡、拉拉、出家、后妈”的结局。一旦跟老男人掺和上,他们的前妻和子女就如同智能手机里删不掉的默认程序,你嫌碍事,但还是要天天看见,动不动还自启动给你添堵。孟广美倒是嫁了一个钟情于她又感情简单的中年富豪,但这个男人是大孝子,家里还有80多岁的强势婆婆盯着她呐。
找富二代就实惠多了。他们多半是80后的独生子女,有钱、舍得花钱,也会花钱。广州有两个富二代,在高校内大派传单,如皇子选妃一样“寻找清纯美丽校花”。以为他们自讨没趣?2010年公布的《广州女大学生价值观调查红皮书》显示,59.2%的女大学生愿意嫁给富二代。
在与富二代的互动中,有人哭有人笑。扬州某大学女生与富二代未婚生子,有钱人家里却迟迟不提结婚的事,孩子连看都不愿看。另一个来自中山大学的女孩则是幸运之星,她的婚礼视频在网络流传,展示了她如何像女明星一样曳着婚纱奔跑在水清沙幼的海边。在欢乐的时刻,新娘相信这一切是因爱而生。但最令看客羡慕嫉妒恨的,不是爱情,是新郎父亲的钱和由此带来的奢华“情旅”。
加藤嘉一说:“在日本最有可能成为剩男的是富二代,很正常。富二代是依靠父母留下来的人脉财产谋生的,比啃老族还丢脸。一个男人没法靠自己,只能靠父母谋生,哪个女人愿意嫁给这些无能的男人?他们只有金钱,没有别的,魅力、能力、魄力都严重欠缺。我到中国后发现富二代最受女人欢迎感到惊讶,这个社会有问题。”
富二代未必无能,但父辈对他们的有力扶持是显而易见的,吉林通化一个富二代,结婚时收到的礼金要用运钞车来接送,这份人情,属于整个家族。不过,在任何社会,虽然利益板结是一种趋势,普通男孩依然有拼出头的空间。别迷恋“现货”,爱情只是一段关系的开始,见证一个男人的成长,才能深度揳入他的生命。在男女关系的长跑中,纽带多半是情义而非爱情,更加不是金钱。
退一万步说,不要以为富二代容易搞定,讲金之前,爱情必经的那些开心、揪心、伤心一样都不能省略的。爱上富二代很容易,让富二代动心,你能做到吗?
 
娱乐圈的爱情标本
 
王尔德说:“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糕,那就是没有人议论你。”玉女当道的时代已经过去。倪震不消停,周慧敏才浮上来。如果不是情事纠结,今天谁还会想起杨钰莹?2010年3月和郑中基联袂召开离婚记者会之后,阿Sa纯洁的孩子脸彻底破碎,星路却走得更稳。如今她也成了姐弟恋中的“姐”,和绯闻男友搂搂抱抱一点也不会脸红。
阿Sa事业得意,另一位“姐”2010年则情场得意。相识49天,大S便成功俘获小自己5岁的阔少汪小菲。虽然有人说大S的下巴是假的、打多了美容针脸部僵硬什么的,汪小菲还是紧紧搂着她领了结婚证。感觉来了就爱、就婚,跟很多待价而沽的女人比起来,大S倒不那么功利,甚至有点可爱。
为了前途,有人迫不及待地跳出围城,有人哭着喊着不肯离开。当黄奕因为丈夫私自曝光婚纱照、影响了她的事业而“闪离”时,张宁益却在离婚案开庭前表白:“马琳,至少到今天,我还是你的妻子,而未来,我的一生都会是你的‘前妻’。”“未婚”或“马琳前妻”都是标签,各取所需罢了。
鄢颇被砍,表面上输了,但却赢了李小冉的爱。郑秀文复出,表面上和许志安暧昧,但两人却不再有夫妻缘。在娱乐圈,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唏嘘,因为这里根本就是男女关系的角斗场。
2010年年底,一度传出“虐妻、吸毒、傍富婆”新闻的周立波终于和富婆女友结婚了。婚宴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名人,但围观者最不理解的还是年高体弱的星云法师为什么亲自从台湾飞来给他证婚。其实星云这一趟与所谓金钱、腔调、人脉都没有关系,一切缘自一个出家人的善。他不过是在过“OK的人生”罢了,真慈悲亦是凡事相信的单纯。
 
2010年遗失的美好和错失的爱人,人们多么希望在2011年找到。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