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
播放 826 安房直子 兔子 11:10
萤火虫 - 悦读FM
这会儿,正是车站掌灯时分。
 
山里车站的灯光,是熟透了的柿子的颜色,稍稍离开一点距离眺望过去,便会让人突然怀念得想哭。车站上,长长的货车像睡着了似的,就那么停在那里,已经有一个小时没有动了。
 
从刚才开始,一郎就倚在 沿着铁道线的 黑糊糊的栅栏上,看着那列货车。那关得紧紧的黑糊糊的箱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呢?也许说不定,里头装的是意想不到的晃眼的好东西……喏,就像那时的箱子似的……
 
一郎想起了上次村里演艺会上看到过的变魔术的箱子。变魔术的箱子,一开始是空的,但再打开的时候,飞雪似的落花却飞舞起来,还洒落到了观众席上。
 
“不得了,哥哥。是魔法啊!”
 
那时,妹妹茅子抓住一郎的胳膊,发出了尖叫。
 
“哼,什么魔法呀,里头有机关哪!”
 
一郎像大人似的扭过脸去。可茅子已经对魔术着迷了。
 
“我要那样的箱子!”
 
睁着一双出神的大眼睛,茅子嘟哝道。
 
昨天,茅子流露出和那时一样的眼神,去东京了。穿上崭新的白衣服,坐着黄昏的上行列车去东京的婶婶家了。茅子过继给婶婶家了。
 
“哥哥,再见!”
 
茅子在剪票口那里轻轻地挥着小手。看上去她就像到邻镇去玩的时候一样 蹦蹦跳跳,但那句再见里,却带着一种寂寞的余音。
 
“茅子,好好地生活……”
 
妈妈正了正茅子的帽子。村子里的人都在亲切地和茅子话别, 但一郎却呆呆地伫立在那里,看着扎在妹妹白衣服后面的大丝带。
 
扎成蝴蝶结的白色丝带,渐渐地远去了,被吸到了客车里。然后,列车咣当晃了一下,滑行似的离开了车站……
 
这会儿,一郎就倚在铁道线黑糊糊的栅栏上,目送着长长的一列货车,像昨天的客车一样,慢慢地离开了车站。
 
到了这会儿,一郎想哭了。睡了一个晚上爬起来,直到黄昏降临,一郎这才知道惟一的一个妹妹,已经真的去了远方,再也回不来了。
 
往常,这个时候一郎总是和茅子两个人一起,等着妈妈的归来。五岁的茅子,肚子总是饿得直哭。一哭起来,连一直抱着的偶人、布娃娃都扔掉了。一天天就这么守着妹妹,真叫人受不了,一郎想过多少次了呢……然而,没有了茅子的黄昏,就更叫人受不了了。黄昏一个人就这么抱着膝盖,呆呆地坐在洞穴一样的屋子里,也太可怕、太寂寞了……啊啊,这会儿,茅子正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城里吃着好吃的东西,玩着漂亮的玩具吧?
 
蓦地,胸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悲伤,一郎泪眼汪汪了。
 
当长长的货车终于离开了车站之后,那边一个人也没有的站台上,落日的余晖缓缓地移动着。种在站台上的美人蕉的花,还闪耀着微弱的光。
 
这时,一郎在站台中央,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是行李。
 
是谁忘在那里的一个大得惊人的白皮箱。它一定很昂贵吧,紧锁着的银色的锁具,像星星一般闪闪发光。
 
“是谁的行李呢?”
 
一郎轻轻地 了一声。能够搬得动这么大一个皮箱子的人,一定是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可是,站台上根本就没有那样一个人的影子。就好像从方才的那列货车上,被随手卸了下来似的,皮箱就那么漫不经心地躺在那里。
 
一郎眨巴着眼睛。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直到方才为止都没有进入眼帘、意想不到的东西。
 
皮箱上,端坐着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小女孩。就像停在一株大树上的小鸟,又像是一个花骨朵儿。
 
女孩晃动着两条腿,看上去像是在等谁。
 
突然,一郎觉得好像是见到了茅子。这样说起来,那个女孩的头发,什么地方是有点像茅子。那两条腿晃动的样子,那一穿上外出穿的衣服就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也让人联想起茅子。和小小的茅子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的酸甜的回忆,在一郎的心中悄悄地蔓延开了。茅子。他哼起了茅子咿咿呀呀地唱过的歌,又想起了茅子那捏着点心的小小的白手。那手像蝴蝶一般敏捷,而且还任性……
 
可那个女孩到底是在等谁呢?站台上早就没人了。再说,也没有新列车到来的迹象。小小的女孩像被忘记了的人偶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皮箱上。
 
一郎想,她不会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吧?
 
不会是走投无路的母亲,把她和行李一起……不不,母亲搬不动那个大皮箱……要不就是对孩子头痛了的父亲,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了。也许说不定,皮箱里头装的是女孩的替换衣服、点心、玩具和写着“拜托您了”的纸条,消失了的父亲,是绝对、绝对不会再返回来了吧……
 
是的,这是报纸上常有的事。但是,在这样一个山里的车站,是不大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四下里天已经相当黑了,车站的灯光看上去更加明亮了。
 
一郎有一种感觉,仿佛是在一座不可思议的剧场里眺望着不可思议的舞台。在橘黄色的聚光灯的映照下,那女孩也许就要开口唱歌了。
 
刚这么一想,女孩从皮箱上轻轻地跳了下来。接着,就飞快地打开了皮箱……
 
皮箱一下裂成了两半,从里头飞出来的——啊啊, 天啊,竟然是飞雪似的落花!
 
比演艺会上的魔术还要神奇,而且还要瑰丽无比……是的,那飞雪似的落花一飞上昏暗的天空,马上就像星星一样闪烁放光了。
 
是萤火虫。
 
皮箱里装着满满一箱子的萤火虫。
 
萤火虫成群结队地从车站飞过铁道线,一边一闪一闪地闪着光,一边向着一郎的方向飞了过来。随后,一郎就激动起来,摊开双手唱起了歌:
“萤——、萤——、萤火虫”
 
萤火虫的光化开了,变大了,每一个里头都浮现出了茅子的身姿。有笑着的茅子,有唱歌的茅子,有睡着的茅子,有生气的茅子,还有哭鼻子的茅子……
 
数不清的茅子,晃晃悠悠地渐渐远去了,向着东京的方向流去了。
 
很快,它们就像远远的城市的灯火一样了。那就是茅子住的城市,霓虹灯还在闪烁、有高速公路的城市,连地下都是雪亮的城市……
 
“嗨——!”
 
一郎不由得奔了起来。到了那里,就能见到茅子、就能见到茅子……他这样想着奔着。
 
然而,不管怎样没命地奔,也追不上那片蓝色的光。
 
萤火虫们朝上、朝上,朝着天上飞去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郎已经是奔跑在满天的繁星之下了。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