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顾城
播放 2232 谢烨 夏妥妥 9:23
我和顾城 - 悦读FM
生活,很早就开始了,我们各自的生活。我们好象只是在河的两岸玩耍,为了有一天能在桥上相遇,交换各自的知了壳和秘密。我们站在桥上往下看着。看两岸过去的风景,看时光流逝。
 
金晃晃的屋顶在晨光中升起,夏天的草发出一种香气,夏天折断的草杆落到地上。这时,那个短头发的傻子来了,她穿着黑颜色的脏衣服去敲各家的门。她大声说:“大哥,醒了吗?天亮了,咱们上山捉鸟去。”醒了的人愤怒极了,呵斥她,用锅铲赶她。她这么愣了愣,又去敲别家的门。
那是我童年的早晨,在北方,承德,我的早晨。
 
太阳出来了,光照耀着土地和山中的小塔,照着那个暮气沉沉的小男孩。他装出大人样子,眼斜着世界。他的窗子上停着一只绿知了。
在这个早晨的那边,在夜里,他曾久久地跟着一群大孩子跑到有树的野地去。站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看他们打亮手电聚在一起有些争执,然后往前移动着,这时候,他才慢慢走过去在他们掏过的知了的地方又掏了一掏,同时他那么害怕漆黑的树影里想象的蛇虫。
现在,知了就在他窗子上,那么大胆。它趴在自己蜕下的壳边上,身上的颜色开始由淡黄变成棕绿继而又换为群青。软弱的腿,坚硬起来,它开始向上爬动,用小汽泡似的眼睛四下看看。它不知道那个胆小的男孩就叫顾城。
 
我们在一起生活,他很坦然,觉得一切都理应如此。有时候他还很委屈地告诉别人:“费了好大劲呢!”
我很高兴,又似乎想悄悄地掩饰点什么。
 
八月八日,夏天的上海正热呢,我们带了户口本,一起去登记结婚。他穿着我买的那套白色衣服,觉得自己走在街上挺惹眼,好象谁都发现他正要去结婚。
我呢,真想悄悄地走过政府大楼,谁也不惊动。是哪个大门口?我不知道,我不想问别人,只想一直走下去。
也许走过了,也许还没到。我在一个路口张望了一下,他有点怀疑:“你不是认识吗?怎么还没到?”我觉得今天真好,路也好,走不到才更好呢!
终于发现了一个大门,我们走进去。从花圃中站起来一个人问:“找谁?”
“这是法院吗?”顾城说。
“是呀。”
“请问登记……”
“哦,法院不管登记,管离婚。登记的地方离这儿还有两站路呢。”他往后指了指。
我们没笑,我们往回走。他走得有点快,像是逃跑。我拉住他,我们都有点紧张。又是一个大门口。红牌上写着:结婚登记在四楼。
真的有四楼吗?我们走进彩色玻璃的小木楼梯,地板咯噔、咯噔响着,声音好听。
 
我们有家了。屋子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桌子。破竹筒的屋粱吱吱作响,窗户相对很大,足足占去了半面墙。窗外过道还不到一米宽,在那有我们种下的爬墙虎,它们艰难地生长着。我们把桌子放在窗口,那儿最亮。他坐在窗外,我坐在屋里。早晨,我们围着桌子开始吃第一顿早饭。

我们都高兴,可以这么近的看见自己,看见一切。有五年了,我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那次在火车上,我们就坐得这么近,甚至更近些,周围的人都累了,睡去,东倒西歪。只有我们好好坐着。我们不想睡,好象是醒着作梦,我们说了什么?小时候,我们都在北海公园玩过,一个在湖这边,一个在湖那边,都看过三届运动会,一个在看台这边,一个在看台那边。我们有许多时刻可以相遇,然而,这是最好的时刻。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