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在不断听说这些奇奇怪怪的事
播放 3231 张佳玮 老天使 14:03
我还是在不断听说这些奇奇怪怪的事 - 悦读FM
我听说有种鱼,晶莹璀璨,色彩斑斓。喜欢夜生活,白天永远不醒。睡觉时,总梦游,喜欢折磨爱自己的鱼,于是A爱B,B爱C,C爱D……Y爱Z,Z爱A。睡梦中间,首尾咬成一串。你可以在白天把它们当项链戴,极美丽。晚上你睡觉,扔它们在池里,它们自会忘记梦里的爱情,周而复始。
 
我听说有种河马,甚为痴情。夏天吸了一肚子阳光,膘肥体壮,冬天可以把它带进室内,放个姑娘在旁边,它就目蹦星星,面泛桃花,张嘴哈气,一夏天积蓄的阳光倾吐而出,满室温暖,可当暖气使。犯完一冬天相思病,它也为伊消得马憔悴,可以放归山林了。但因它是异性恋,故仅限女性使用。         
 
我听说有个城和阳光有暧昧关系,得到额外宠爱。到冬天,阳光就像流水一样坠落,均匀流溢,充满城里所有空隙,整座城像一个装满阳光的金鱼缸,室内、桥下、树下、林中、灌木丛内,没一处有阳光流动不到的阴影。人们都能在暖和的阳光里喝红茶,吃奶油饼干,来回游荡。 
 
我听说,甲螳螂国的十万公螳螂举着“洗劫乙国,抢个老婆”旗号,杀向乙螳螂国,乙螳螂国派出十万美女螳螂应对……多年后,乙国小螳螂问:妈,谁害死了我爸?答:战争。问:战争伤害了你吗?答:嗯,你娘我在战争里被公螳螂推倒了。问:为啥有战争?答:主要是他们荷尔蒙上脑了。         
 
我听说,有种蝙蝠极巨大,翅膀能折叠,可做智能风帆。蹲在桅杆上,能随意把翅膀变成方帆、三角帆,遇到逆风就自动转转,从横帆变成纵帆,方便实用。但它们天性热情,还是双性恋,看到对面桅杆上的同类就会中美蝠计,弃船而走,与对方比翼双飞,剩空桅船原地发呆,故不适合大规模军用。 
 
我听说有一种猪,体大毛疏,爱睡,一梦十年,皮肤适合做画布,吸色若湿壁画、光泽若油画、柔润若蛋彩。许多名家趁它睡在它皮上作画,用吊车拽进博物馆。但它醒来,就扬起猪蹄,带着身上两幅名画,破门而走。博物馆员大叫:“不好!大师的名作逃走了!”——然后,你就可能在山阴水畔,拣到两幅传世经典。 
 
我听说,有种螃蟹很修长,有八十只脚,最讨厌别人说它是蜈蚣,听了就是一钳。让它把脚举稳,垫上橡皮,就是螃蟹船。出远海时,就让它把脚收一点,变成尖底船,劈风浪;载货物时,就请它把脚铺平一点,变成平底船。但它怕火,所以坐它时只能吃冷食;若带了姜丝和醋上船,它就对你一钳。         
 
我听说,有种熊猫不吃笋,但嗜竹如命,竹子畏之。那年代军队打仗,常伐竹摘叶,拼竹甲削竹枪,兵戈相见。这种熊猫见了,滚进战场,啸一声,竹子们纷纷吓得竹节紧缩,摇身一变,从竹甲竹枪变回竹笋。于是满战场都是举着嫩笋、赤身裸体发呆的士兵,只好就地讲和。在议和庆祝休战的晚宴上,大家一边泡澡,一边吃烤笋。
 
我听说,有种土拨鼠,很大很忠厚,脂肪层肥,毛皮柔润。你给它些苹果苜蓿莴苣豌豆,它就给你挖个洞藏好成绩单私房钱不健康的书和碟片,万无一失。若你被追杀得急,它就给你挖个超大地道让你藏身,若你肯给它烤玉米以及帮它磨门牙,它还许你睡在它的肥肚子上。 
 
我听说有种象,极巨大,耐久站,四蹄如柱,背脊像足球场。你在它背上种一个植物园,每天爬梯子浇水,摘植物给它吃,它感激你,许你住在它肚子下,略张起些芭蕉叶遮风做墙。一个地方住腻了,爬上它背,它带你搬家。有拆迁队不长眼,以为是房子,荷枪实弹来找麻烦,一鼻子就卷飞了。 
 
我听说有种骆驼,躯体如山,头尾百丈,驼峰有椰子树高。太庞大,四蹄站不住,进化成鱼鳍船桨状,在沙漠里划沙而行。驼绒蓬松,有浮力,不会陷沙。你收集够足够的驼绒,作成翅膀结在骆驼鳍上,它还能做低空飞行。但若遇到沙底有岩石,它会搁浅,乘客得一起动手,七手八脚拖它出来。 
 
我听说有种长颈鹿,铜头铁脖子,极耐劳,又爱国。应征去军队,当攻城云梯。军队先把它们爱吃的苹果射上城垛,长颈鹿四蹄如飞,靠上城头,于是破城。晚年腿脚不行,就应征去近海的商船当桅杆,耳朵上挂个了望台,脖子上挂三角帆。了望手一边工作一边给它聊天,每天给它喂苹果吃。 
 
我听说有种猫,通人性,团绒软绵,能缩起头扮绣球。姑娘家都爱养,冬天拿来呵手唔暖,睡觉拿来当抱枕,打羽毛球时拿来扮球作弊赢比赛。被爹娘逼不过要招亲时,特别管用:上楼抛绣球,看着心里喜欢的穷小子,就把猫扮绣球一抛,猫飞身直扑该穷小子,爹娘跌脚叹气也挽不回,姻缘遂成。 
 
我听说有种龟,怕烫,很长寿,三千岁时还要换尿布,三万岁时雄龟才看得懂三级片,雌龟才要去买卫生巾。不爱说话,大家都爱把秘密告诉它。秘密越多,肚子越大。所以古代人要八卦绯闻时,捉只龟,用火烫它,龟一疼,怕变烤甲鱼,就把秘密都说了。后来八字写斜了,以讹传讹,成了卜卦。 
 
我听说他最初想画星辰不眠的长夜。为了调和夜空风与星光流动的色泽,他开始研究颜料;为了更好的观察夜空,他开始研究望远镜;为了找出能涵盖夜空的纸,他开始研究造纸术。最后他成了颜料、造纸术、占星术方面的专家,就是没有画一笔星空——最后,听说他这样自我诊断:这他妈就是拖延症啊! 
 
我听说有座城,阳光很重,话语很轻。人说过的话都会被阳光映到运河、池塘和溪流。你在那个城生活,喝那里的水,就能听见这个城千年历史上所有人的对话、吹牛、歌颂、呓语、梦话和自言自语,以及为了繁殖这个城的历史(或者只是为了满足肉体的情欲?),而进行的无数恋爱盟誓、甜言蜜语。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