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播放 6487 狄马 老天使 9:01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 悦读FM
在中国有许多笼统的提法,显示了东方人思维的模糊性。比如,我们从小就被告知说,我们要热爱生活,可是要热爱什么样的生活则从来没有人说过。我以为要让人们真的热爱生活,就必须对“生活”本身作一个价值界定,否则,我们可以说,妓女是热爱生活的,她热爱的是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生活;贪官是热爱生活的,他热爱的是权钱交易、卖官鬻爵的生活;小偷也是热爱生活的,他热爱的是鬼鬼祟祟、鼠头鼠脑的生活;秦始皇也可以说,他是热爱生活的,他热爱的是焚书坑儒、驱万千血肉之躯筑长城的生活;袁世凯也是热爱生活的,他热爱的是跪拜揖让、三宫六院的生活;但这些“生活”在苏格拉底看来,都是猪栏内的浮沉,真正的生活是正义、幸福、充满了智慧的精神之旅;我们没有给爱因斯坦寄过“有奖竞猜”之类的问卷,但看他一生的所言所行,如果我说,他热爱的是一种纯朴、宁静、自由、平等的生活,大概不会有人反对。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热爱生活?有人说,“因为生活如此美好”。其实,一种“生活”好到要有专门的人来不断地提醒时,我就怀疑这“好”的真实性。比如,从来没有人给我们讲,你要热爱吃饭、热爱穿衣,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谁面对华衣、盛宴、裸卧的美人愁眉不展、消极怠工。 
 
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要热爱谁的生活?比方说,我是一个农民,能不能热爱乡长的生活?像他们一样“骑着摩托扛着枪,村村都有丈母娘”?我是一个下岗工人,能不能热爱厂长的生活?像他们一样想吃谁就是谁,想睡谁就是谁,想拿多少就拿多少?那当然不行,那是“僭越”,那是“谋反”,那是“乱了纲常”。再比如我是一个乡下人,能不能热爱城里人的生活?像他们一样有工作、有住房、有养老保险、有公费医疗,即使背砖弄瓦、吃苦流汗也在所不惜?回答仍然是“不行”。即使你偷着进城,但你叫“民工”、你叫“黑户”、叫“盲流”,不是一个有尊严的公民。再比如我是一个中国人,能不能热爱美国人的生活,回答仍然是“不行”,有人说,那是“数典忘祖”,那是“崇洋媚外”。 
 
至此,我明白,每一个人只能热爱自己的生活。比如,你是一个农民,就要热爱种田,热爱交公粮,热爱“剪刀差”,热爱“提留款”,热爱“乱摊派”,热爱旱涝蝗害,热爱乡干部的毒打;你是一个工人,就要热爱车间,热爱零件,热爱下岗,热爱打卡,热爱加班加点,热爱工厂里所有上司恩威并施的脸。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热爱什么时候的生活?比如我是一个现代人,却喜欢古代的生活,我要像魏晋一样地玄思抗暴、放诞风流,我要像孔子一样地旷达,庄子一样地沉思,嵇康一样地纵酒、李白一样的笑傲王侯。行么?不行。有人说,那是“复古”,那是“倒退”,那是“消极”,那是“颓废”,那是“封资修”。 
 
至此,我又明白了,每个人只能热爱现在的生活。这样,每一个逼急了的农民才不至于抗粮抗税,啸聚山林;每一个文人才不至于放浪形骸,效法李白;每一个官僚才不至封金挂印,学习陶渊明;这样王道乐土,万世太平。 
 
这样,文章标题提出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热爱生活”就是热爱自己的现在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种先于出生的规定性是否合理,我只知道,依此标准,陶渊明是不热爱生活的,不就是“鞭挞黎庶”么?不就是面对权贵低眉顺眼么?何必义愤填膺、归去来兮?我还知道,当初有一只猴子肯定是不热爱生活的,要不是他孜孜以求闹进化,直立行走磨石头,我们现在在大街上敬礼、顶碗、扮鬼脸、出洋相、逗其他动物开心,不也挺好吗?——只是屁股红红的,不太雅观。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