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飞机的返航
播放 6449 叶倾城 木七 12:41
星星飞机的返航 - 悦读FM
它是一架夜航飞机,这是它的第一次出发。因为它穿越夜空有如星火,小朋友都叫它“星星飞机”。
 
前面是一堆堆雪白的牛奶云头。星星飞机很开心,钻山洞是它最爱的游戏。
 
机舱里,空姐阿姨——就是那个给小朋友们送食物的阿姨——好温柔地说:“乘客朋友们,飞机即将穿越云层,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在座位上坐好。飞机上的卫生间将停止开放。”
 
都坐好了吗?安全带都系好了吗?星星飞机开始冲呀,一头钻进了云层。
 
我向你们保证,钻云朵山,可好玩了,星星飞机一会儿向上飞,云朵们躲着它,不让它碰到;一会儿又往下窜,云朵们便追着它,不时碰它一下,咝咝冒电;有些云彩漆黑黑,像黑山岩一样立着,板着面孔,星星飞机小心地绕开;有些呢,胖胖的,像个大面包,松松软软的,一定会好吃。
 
星星飞机说:“当朵云彩真好呀,都不用上班。”
 
所有的云朵都笑起来了:白云笑声清脆如银铃;有的则发出呼吸般的咝咝声,里面有好多好多电极吧,在磨擦,迸出小火花。
 
他们齐齐整整地说:“我们正在上班呀。我们就是明天乡村的雨,某个城市遮挡太阳的云层;我们就是黎明时薄薄的雾,纱巾般缭绕;我们还是严寒季节的霜,一粒一粒的珍珠。”
 
“那,你们会退休吗?”
 
一朵雷雨云说:“我不知道什么叫退休。但再有十分钟,我就不见了,因为我会化作一场倾盆大雨。我灌溉了禾苗,满足了小河,但也可能把一个迟归的女子拦在路上。我不在了吗?不。我化为亿万水滴,有些被喝下,有些白白流走,最后都要到大海里去。而最后的最后,我又会成为水蒸汽,回到天上来。”
 
“又成为现在的你吗?”
 
“哦,不了,每滴水一旦分开,就永不会重逢。每朵云一旦散去,就再不能成为原来的样子。是千万朵云彩变成此刻的我,我也会成为亿万朵全新的云彩。”
 
雷雨云大笑着,笑声是隆隆雷鸣,星星飞机小心地绕开它,问其他云彩:“你们也是吗?”
 
“对呀,也许一道彩色的雨丝是我,也许你看到的彩虹是我,也许我寂寞地落在喜马拉雅山顶……水的生命就是这样,没有开始没有完结。”
 
星星飞机还记得小河爷爷的话:“四十亿年后,地球不在了怎么办?”
 
“火星上也有水。地球虽然不在,水却是永恒的。”
 
另一朵云彩纠正它:“也许世上没有永恒,也许有一天,水也会消失。但那是很遥远很遥远、最聪明的科学家们也不知道多久之后的事了。”
 
————————————
 
经过云层,星星飞机又一个人飞在黑黑的天上。它抬头看到好多星星,有些是金星,有些是火星,那一团远远的,叫七姐妹星团,是七个好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唱歌跳舞;这一团,叫南十字星座,星星们在天上排成十字架的形状,好美丽好庄严。
 
它问星星们:“你们有多少岁了?还会存在多少年?你们在上班吗?几时会退休?”
 
没人回答它。
 
不是它们不礼貌,只是它们太远太远,离地球好几百、好几千、好几万光年。声音传过去,要走呀走呀,像小蚂蚁走沙漠一样,孤孤单单走好几百万年。然后,他们的回答也要花这么多时间,才能到来,而星星飞机,已经飞远了。
 
反正有一件事,星星飞机知道:它们都比地球老爷爷的年纪更大,而它们,也都有完结的时候。
 
————————————
 
星星飞机终于精疲力竭来到目的地:天墨墨黑,所有人都睡了吧。啊不,机场永远人声吵嚷,有旅客到埠就有旅客出发。这里的晚上就是其他地方的白天。星星飞机的下班时间,就是早班飞机的上班时间。
 
星星飞机回到了它的家。飞机也有家吗?当然了,飞机也需要在一个安安静静、暖暖和和的地方睡觉呀。刚刚上了一天班的星星飞机,看看左边,是一架胖胖的空中客机,看看右边,是一架壮壮的波音七七七。他很兴奋,有很多话要说。他问:“我,能飞多久?我,几时退休?”
 
空客大哥很和蔼:“大概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吧。”
 
“退休之后呢?就消失了吗?”
 
“钢铁是不会死的。你会拆成许多零部件,报废的就回炉重新铸造,能用的就移到其他飞机上,你会以其他方式活下来。”
 
“那我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也许那不叫活:我们不是生物,虽然会飞,也需要吃东西,汽油就是我们的美味大餐。但我们又真真实实活过:在暴风雨天气会害怕,风和日丽的日子会飞得很轻松。而让一切永存,让一切不生不灭的,就是灵魂。”
 
“灵魂是什么?”
 
所有的飞机都笑起来:“灵魂就是:云会变成雨,小河与地球同寿,大楼能感觉寂寞,墙里的一幅画会想念墙外的春天。灵魂就是:你想象过、爱过、需要过的事物,你得到过、恨过、放弃过的东西。你活过,死过,你交过朋友,你做过很多事——你曾经是一个有用的人或者飞机,你便永远不会死。因为总有些东西会留下来。”
 
星星飞机说:“我不懂……”
 
“死去的人,靠儿女活下来,他们的DNA在儿女身上;有作品的人,靠创作活下来,每个文字都有他们的心血;普通人,靠记忆活下来,周围人,会带着属于他们的记忆继续前行。而飞机,靠生生世世、不朽的钢铁流传活下来。”
 
很静很静,没有回音,星星飞机睡着了。他有没有听见最后的话?不要紧。大飞机哥哥姐姐们互相“嘘”着,都是一个意思:他年纪还小,而小朋友,最重要的是睡觉。学习,还有一生的时间。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