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爸爸
播放 5433 流萤回雪 森森 18:12
亲爱的爸爸 - 悦读FM
有些感情,在通常的情况下,停止在嘴边,流淌在心上。
 
 
【校长爸爸】
 
端午放假,我又一次回到了爸爸的学校,我的母校。它静得像一艘沉船。四个大操场,长满低矮的草,成了为数不多的学生的乐园,看门人养的十多只猫儿在那里打盹,或者奔跑。我在小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想过,爸爸的学校可以荒凉得像一张旧邮票。
 
终于啊,我看到了我在小学六年级种下的那棵梧桐树。它枝桠肆意,叶子仿佛能够伸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夏天,当时蝉在叫,一个小孩在走神,她决不会想到,一个大她十四岁的女孩正在羡慕她,羡慕她居然曾可以那样天真。
 
在我念书的年代,我的校园操场整洁,走廊里跑满学生,我受全校师生注目。但我认认真真地在日记本上写下:我有一百个不愿意,不愿意我的爸爸是个校长。我那时候,如果学习好一些,就会被认为是老师在偏心眼儿,如果成绩差一些,他们就说,校长连女儿都教不好。我最耿耿于怀的事情是,每当我结交一个好朋友,就总会有同学说,我的朋友在讨好校长的姑娘。
 
小孩子多么容易夸大痛苦,有一点点难过,就会延伸整个身体,每一颗细胞都会伤心。有一次,在我数学总也学不会的时候,老师让我写检讨,还让我把检讨交给爸爸签名,我流着眼泪,怀着绝望的心情一笔一笔写了三百字,认为我的爸爸一定会埋怨我不够聪明,认为这是一件无比丢人的事。中午回到家,我把检讨递给他,爸爸正在系着围裙,挥着铲子。
 
“哎,这些老师。”他叹气。
 
我听见他和妈妈说,小学时候学习不好没什么的,他就是初中以后成绩才好起来的。
 
爸爸是个预言家,我果真在初二的时候拿了年级第一。
 
如今啊,我的小学只剩下了空空的教室和荒草,小学生和初中生并到了一个教学楼。而高中楼,不再收高中生,它变成了危楼,被爸爸拆掉。拆掉后剩下的场地,居然让爸爸变成一个菜圃,每个老师分一块地,大家可以在下班吃完饭后,带着家人过来种菜。虽然学生不像以前那样多,但是老师们过得比以前还好。
 
我站在菜圃的边上目瞪口呆,觉得我的爸爸是再神奇不过的人。
 
我想起爸爸当年开运动会时在主席台上讲话时的场景。他一眼都不看我,但是我知道,他知道我在看他,认真的,用小孩子那种膜拜的眼神看着他。
 
所有的小孩,都会觉得,那个校长的女儿应该是得意的啊。
 
 
【渔夫爸爸】 
 
我家附近,有一条淌在太行山下的河流,它属于滹沱河的支流,名叫野河,最终将汇入海河。许多人都说,大河里的鱼都姓李,意思就是我爸爸太会钓鱼了。我曾反复回味这一句子,认为就算是做过一年的文案,我也不能形容得更好一些。
 
在我有记忆时,爸爸就热衷钓鱼。他偶尔带着我,或者来到河流边上,或者来到鱼塘边上,一坐就是大半天。我要么自己玩一会儿石头,要么看会儿书,还有一次,看到一条嫩绿的草蛇像蜿蜒的梦一样消失在水的深处。
 
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时,他跟着我和爸爸一起到鱼塘钓鱼,一个晚上,只钓到一条,男朋友说真少。
 
我这么和他解释,钓鱼不在多少,在于技术,在于是否摸到了鱼的秉性,在于概率。鱼塘刚放鱼的时候,鱼喜欢在水面上层,绕着鱼塘的圈子游,比较好钓,过两天,鱼选择在中层游,打竿可能深一些会好钓。如此这般,从鱼的位置到鱼的食物,再到鱼的偏好,我洋洋洒洒讲得没完没了。
 
爸爸如今还会经常参加钓鱼比赛,几乎结识了石家庄卖渔具的商家。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总有爸爸在我小时候在无数个周六日出去钓鱼的记忆,我在日记本里写,我很想变成一条鱼,陪爸爸钓。
 
其实爸爸是压力太大了。身为学校的校长,处理没完没了的琐事,而奶奶的糖尿病处于晚期,耗费家里大量的物力财力。爸爸还又是喜欢操心喜欢帮忙的那种人,他无法容忍任何一位亲戚过得不好,无论有什么大事小事,都一定要亲自费心,才会安心。早早的,爸爸就有了耳鸣的毛病,心脏也有些问题。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来说,钓鱼无疑是享受。坐在河边,盯着鱼漂,就能够暂时忘却烦恼。
 
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爸爸就让我们陪他钓鱼。漆黑的夜空下面,荧光的鱼漂在水面一动不动。我和男朋友小声说话,感觉到夜雾一层层从脚底蔓延到肩膀。男友时不时递给爸爸一支烟,袅袅的烟雾里,我看着这两个男人,有些伤感了。
 
他们不知道,我找了很多年才找到的男朋友,是很像爸爸这样的人啊。
 
 
【钢笔和表】
 
我手上所有戴过的表,买过的钢笔,都是爸爸送的。他知道,对于一个不怎么在乎穿着的女生,一个喜欢看书和写作的女生来说,最在意的身外东西大概也就是两种,钢笔和表。
 
我的第一只英雄金笔不知有多贵,在我念大学的时候,他反复跟我强调着笔的贵重,可我还是在一个毛手毛脚的夜晚把它摔坏了。 我抱着一卷卫生纸大哭,想念着千里之外的爸爸。寒假回到家后,跟爸爸说了这件事,他一口气给我了两支钢笔。
 
一支,是非常精致的毕加索金笔。另一支,是爸爸有了工作以后,拿十块钱工资买的第一支笔。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弄坏这两支笔了。
 
 而我的第一块手表,刚得到的时候,不觉得怎样。直到它没电了,我拿去换电池,修表的师傅打开后壳后,很郑重地和我说,你这块表太好了,要好好保存。从那以后,每当我修表,都要和师傅说,这是一块好表。而他们通常会很肯定地告诉我,你说得对。
 
当时,我爸爸用的是一块假的天王,只有五十块钱。摔坏了,他自己打开后壳,用胶带纸粘了粘松动的部件,照样能用。他喜欢看到别人跟他说,你这块天王一定好贵!然后他会很高兴地说,假的,里面还有胶带呢!
 
爸爸喜欢给我买笔和表,也给我妈妈买翡翠和水晶,但是他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很便宜,而我们也经常忽略他。因为他常常号称自己什么都不缺,就连吃饭的时候,也喜欢声称自己不爱吃肉。
 
终于,有一次回家,我给妈妈买了一堆护肤品,爸爸看着它们幽幽叹气,说,你什么时候给我买一块表呢?
 
我想起来,还是在我刚找到工作的时候,我爸爸说,闺女,我给你寄点钱吧。
 
我说,我有的是钱。
 
爸爸说,那你给我点吧。
 
我说,哎呀,我紧巴巴的。
 
爸爸就哈哈大笑地挂掉电话。
 
我终于给爸爸买了一块看上去还不错的表。我看着爸爸试着戴上了这块表,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我说,爸爸啊,等我以后挣得更多了,给你买更好的表啊。
 
他说,当然要这样啊。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