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柬埔寨
播放 7722 水霏寒 宁二 31:44
倾听柬埔寨 - 悦读FM
到现在我都会不经意地回忆起在那里的日子,2014年1月25我登上了从中国广州直飞柬埔寨金边的飞机,开始了长达六个星期的海外志愿者之旅。柬埔寨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在来之前父母千百个不愿意,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固化思维中,那里贫穷落后、混乱复杂,似乎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而一直是“乖乖女”的我按常理也应该顺从父母的抉择,可是不知怎么的,看到了一句话,它说,青春很短,不如去闯。Chris的柬埔寨志愿者之旅,就此开始了。

我是Chris,一个有一点幼稚却也略带一点小文艺的中国丫头。活了19年第一次一个人走那么远,远到竟然飞出了中国,去了另外一个国家。心里有难以掩饰的激动,当然咯~还有一点点儿的害怕。

在机场就遇见了参加同一个的项目两个小伙伴,Bill和Tim,Chris的妈妈看着眼前这两男生,语重心长的说,你们一定要互相照顾哦! 2个小时的飞机航班时间不长,转眼就到了目的地。

金边是柬埔寨的首都,可是它的飞机场似乎只是白云机场一半的一半,但是却有着一种舒服的感觉,褪去时尚的现代感,凉亭伴绿树。稀稀疏疏的接机人举着牌子探头探脑看着下机的旅客。在那儿我们遇见了第三个小伙伴~来自印尼的Tita,只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的
全名叫做~~~~

我们差一点回不来了,到这儿“我们”竟然就已经全部聚齐了!

梦想中有来自好多不同国家的志愿者的大队伍,变成了只有两个国家四个人,其中还有三个就是中国人的小分队。天哪,那时的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参加了一次洋气的 三下乡。

可是那时的我怎么会知道,现在我竟然会如此庆幸自己加入的是这个team呢。

我知道在这里的六个星期,会给我带来很多前有未有的体验。可是想不到我的第一个第一次,居然那么快就开始了。稍后我坐上了柬埔寨的特有交通公具,也是未来的六个星期中,我们选择最多的交通工具。

它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叫做TUK TUK,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车跑起来时候,发动机的声音就像是在叫DU DU一样而得名的。整个车就像是改装的摩托车,普通的摩托车后面拉了一个大大的四人座位的车厢。每一部车都铺上了软垫、盖上了遮挡太阳的车棚,细心的,还会在座位两旁拦上一个小桅杆。

每次你走过他们旁边都可以听见。

哈哈,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亲切呢。

其实,我们差一点回不来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柬埔寨,你太贵了。

一个tuktuk车的费用是一个人6美金,本来给钱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换成人民币后乘以六,四个人,天哪,竟觉得消费水平和深圳有的一拼了。只是后来我们发现,其实当你练就一定技术的时候,是可以的讲价的。

我们最后定居在柬埔寨首都金边的皇宫旁边,那里是市中心,坐落在湄公河旁,往来不绝的外国游客大多都留宿于此,一条又一条长长的街道在白天是各式各样的旅馆,晚上就变成了让旅客们放松心情的酒吧。大概是因为是市区中心的缘故,旅游业普和商业遍发达,tuktuk车每天在街道上排着队伍招揽着客人,推着各式美食车的小商小贩,应和着金边晴朗温和的天气叫卖着。这里的柬埔寨完全看不出一点儿落后的气息,它仿佛在用它独到的方式抒写着“时尚”二字。

如此繁华的商业地段,以至于每天吃饭也是一个难题,由于食宿是项目里不包括的,所以在这六周里基本上都会有一套固定对白:“Where do we have our lunch? What do we eat? Where do we have our dinner? What have you ordered? ”

在湄公河的河岸线对面,有一排长长的餐厅,每一次打开菜单都需要极大的勇气,每一餐几乎都需要20左右的价格。单点的话大多是2.5美金到5美金的价格,连一般的炒饭也要2.5美金。如果六周都是这样,我就真的回不来了。到后面发现了一家chilly noodle,因为在它那里吃出了家的味道,我指的是中国的味道,就像兰州拉面一样,价格公道,态度谦和,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经常光顾那里。

我们差一点回不来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柬埔寨,你太了。

柬埔寨是用号码标记的具体位置,大到各种公路,小到便利店,如果说用俯视图来看的话,它类似于九宫格一般的区分开,格子多而复杂,好在路口比起之后在越南遇到的360度全方位通车路口来说,倒是方方正正了许多。

Tim和Bill各带了一本柬埔寨指南,只是那纸上横来竖去的线条夹杂着数字对我来说似乎有和没并不产生多大的差距。

在深圳长大广州上学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复杂的交通情况。摩托车是当地人的主要交通公交,不论男女老少,都能够骑得一辆好摩托。学生骑它上学,成人骑它上班,路上满满都是络绎不绝的摩托车。只是柬埔寨鲜有红绿灯,就算是有,似乎人们也不怎么按照指示。我本就不太会过马路,如此交通情况对我而言,简直是难以接受,如果是我一个人,我估计永远只能走一条路,而且还得是同一侧。还好有潮汕小哥Bill,每次在过马路的时候都会主动走前一点,走在车驶来方向的一侧。看到我纠结的表情,他开玩笑似的说,如果不想用到你的保险,就记得跟紧我咯。

我们差一点回不来的最后一个原因,就是——柬埔寨,你太美了。

这次志愿者之旅,让我更加坚信了,世界是需要你自己发现的。没有去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到这里别样的繁华:温暖阳光时充盈着时尚的气息,绚丽夜幕下弥漫着醉人的小资情调。风景的魅力自是无穷,晚上的riverside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舒爽的晚风伴着微微水波,好像每一次它都在告诉我,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除此之外,世界闻名的吴哥窟、碧海蓝天的西哈努克、抒写历史的当地建筑,自然
不必多说它们的美丽了。

只是更让我难以忘记的是在那里的人和在那里的我。

他们是当地的tuktuk车司机,是chilly noodle的老板,是在路边经营生意的smiley lady,是angel hotel的先生和服务员,是便利店的小哥,是路边的乞讨者,是NGO里留守的孩子们,是当地的大学生,当然,也是我们小分队的成员,和我自己,Chris。

tuktuk车司机:是我在柬埔寨接触的第一个当地人,可能是由于需要接待客人的缘故,我觉得tuktuk车司机的英语普遍说的不错,尽管很多时候带有浓重的柬埔寨口音,例如,他们说friend朋友,听上去就像是briend一般,但是却也不妨碍正常的交流。

可以说tuktuk司机极大的锻炼了我们四人小分队整体队伍的讲价能力,如此句子在这六个星期中出现的频率可真真儿是不低的:
Where are you going, my‘briend’, do you want tuktuk ?
O, that’s too cheap my ‘briend’, it’s very far from here, what about 3dollor ?
Alright! Come back! 2dollor for you !

Chilly Noodle:一家和我们所居住的旅馆开在同一条街道上的拉面馆,就像是中国的味道,就像是家的味道。每一次路过的时候看到师傅用熟悉的手法甩动着手中的面团,最后拉出一条又一条细长的面条,总觉得有一种站在了兰州拉面馆前莫名的亲切感。

除了手法相似以外,就连味道也不赖呢!由于这家店出色地做出了中国一般地道的兰州拉面,以至于我们四人成了店里的常客,到了后面每每当我们路过店门口时,拉面师傅和老板都会亲切地对我们笑一笑。

在路边经营生意的smiley lady:
金边虽然处在繁华的经济城区中心,但是路边的美食小摊却也是不可小觑的,因为地道的当地美食往往就在这里。Smiley lady是我们给一位在街上经营小食摊的姑娘起的名字,这也是她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姑娘看上去也就25,6岁的样子,可是却能够做的一手好吃的,虽然种类少了些,但是却物美价廉。而且炒饭、炒面、汤面的味道一点儿也不比馆子里的逊色。最重要的是,这个姑娘特别喜欢笑,而且笑的很舒服很亲切。在大家陆续要离开时吃的最后一餐,便订在了smiley lady的小摊子那儿。

Angel hotel的先生和服务员:
其实Angel hotel就是我们所住的旅馆,旅馆不大,只有四层,第一层是餐厅,从第二层开始每层大概两个房间,其中还可能包括massage的房间。其实平时和旅馆的先生以及服务员接触的时间并不是特别多,只是在每天外出上下楼的时候都会见上一面。特别喜欢他们的是每一次见面他们总是很亲切,其中也有英语不太好的阿姨,但也会很热情地说着“good morning”之类的话打招呼。记得中间有一个姐姐要休假回家,她知道她回来的时候可能我们都离开了,便拉着我们拍了好多照片,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竟觉得有一种家的味道了。

便利店的小哥:
‘Hey,Christi, we want the cheapest water!’
这可以算作是每一次我们去便利店地经典台词了,又是一个喜欢笑的当地大男孩Christi,在便利店做店员的工作。由于柬埔寨的生活水平太高,以至于大多时候,我们买东西选择时大多是挑the cheapest one, 由于离得近,所以我们的水基本上就在这个便利店中购买了。去多了,连话都不用说,小哥Christi会一边笑着对我们说‘You want the cheapest water ?’, 然后一边主动地帮我们拿四只固定牌子的水。哈哈,可真是逗呢!

路边的乞讨者:
柬埔寨金边可以算作是一个贫富差距分化的较为极致的地方,富有的人可以住在富士豪宅中,但是就在房屋坐落的同一条街道上,沿途就会有不少的乞讨者。其实,这也正是柬埔寨令我最为震惊的一面,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地方有那么多乞讨者,而其中大多数竟是孩子。在酒吧街挎着小篮子买手绳的小女孩;在皇宫外的广场上领着袋子卖鸽子饲料的小男孩;在餐馆外用大眼睛看着你然后说‘can you give me some money ?’的男孩女孩。孩子大多是小学幼儿园的年纪却没有接受相应教育的机会。一个孩子拿着买去手绳赚得的钱,朝着下一个餐馆慢慢走去。

NGO里留守的孩子们: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教学地点,机构的名字叫做Central Of Peace,是由当地政府赞助的一个非盈利组织的分店,里面的孩子从4岁到17岁,从不上学到上初中,从听不懂英语到能进行基础的交流,他们全部住在一起。白天有时会有志愿者来帮他们上课,下午部分的孩子会去学校上课。记得在我们教课的过程中,在一次以梦想为题的绘画课上,其中一个小男孩不同于其他孩子,大部分孩子只是模范我们的模板,而那个小男孩他画了一个唱歌的自己,在舞台上,拿着麦克风的他闪闪发光。没错,就像我们所说的那样,这些孩子只是缺少机会罢了。

当地的大学生:
我在柬埔寨的最后一个活动就是给当地的大学生上课,分别是Culture, University life, Project management和Global issues四个topic,其中我担任主讲人的部分主要是Culture,和University life。如果不尝试,一个人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我在中国估计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原来可以用英语讲两个小时的课还意犹未尽,在那里我真正体会到了语言的魅力。它是用来交流思想,交换概念的。试想一下,中国哪一个大学生聚在一起的时候会谈论国际问题。然而在课堂上,他们毫不羞涩于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会礼貌地询问“Hey, Chris,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at maybe one day America will use Taiwan to separate China ?”或者是“Chris, why do you believe that Taiwan will unify to China? ”中国的我们,除了关注就业以外,还在考虑什么问题呢?

沿途遇到的人自然比说出来的更多,所遭遇的故事自然也要更为丰富。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我们小分队的成员和我自己放在了“倾听柬埔寨”系列节目的最后一期——我们都将变老,只觉得似乎会更贴切些。

回来之后好多朋友都说我和原来不一样了——爸妈说“你的英语口语进步了不少呀”; 朋友说“我觉得你更加阳光自信了”; 知己说“我觉得你更原来不一样了,但是,我说不上来是哪里。反正就是积极的变化啦!”

坦白说,我知道自己改变了不少,而我能真切感受到的,除了刚刚提及到的,最重要的是,我更不安分了。想去印尼抱抱一直照顾着我的小伙伴Tita;想去北京找那个双手戴满了链子的潇洒姑娘;想去江浙一带,欣赏仰慕已久的古朴风光。刚回来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小小的顾虑,我担心自己会变回原来那个盲目游走于一个又一个科目间,只为了分数的傻姑娘,更担心自己会忘记了这份经历带来的感觉。那天跟一个超级好的朋友坐在文化广场上聊天,他跟我说,不会的,你已经跟原来不一样了,而且你已经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了。

其实我是一个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太明确定向的人,而且也为此创下了我人生到现在为止第一个没有通过的面试。但是,我始终觉得,为什么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录像画图纸一样标出来呢,我只要知道现在的我,想干什么,能干什么,就够了呀。现在很喜欢跟自己说的一句话是——彪悍的人生需要一定的果敢。 

我们都变老,可千万不要辜负了这一份青春。

我们可能只见一次,可千万不要轻易忘记任何一个人。

我们只活一次,可千万不要随便丢掉生命中任何一段经历。

这是小伙伴们一起分享着自己国家的国歌,他们来自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瑞士,当然还有中国。一个人到了国外之后似乎爱国情感就被激发了出来,容不得别人说中国半点不是,也容不下别人轻易把台湾和大陆区分,哈哈,果然,孩子总是恋家的。

这是在越南一家咖啡馆里坐着的时候听到的音乐。项目期间和bill一起去了一趟越南续签,顺便逛了一逛胡志明。一个十分现代化的城市,越南用罗曼蒂克的白天和现代大气的黑夜诠释着它的魅力,似乎所有建筑都弥漫着法式气息。整整一天,仅用脚步踏遍了胡志明,这个城市不大不小,以它时尚的气息感染着每一个穷游者。

这是我们为中间第一个离开的志愿者,一个北京姑娘,所举行的欢送会上,大家一起唱的歌。I’m yours。真幸运遇见了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对这趟旅程有不同的感悟。

对了,最最重要的是陪伴了我六周的小分队。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