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播放 3367 落落 青豚 13:29
月亮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 悦读FM
黎明送来了一些光泽,它们在午后形成弧线,诞生了森林里的迷宫,隐藏了大象的足迹。 
像一种色彩最后被命名成翠绿,像它那样的,连呼吸也能降伏。 
来自草、衣料,或梦境的香味,被打翻在鼻息里。 
这个时候--或许这个时候,倘若我诞生了一个秘密, 
也不会被你察觉。 
   
秘密把我捣碎成叶子。 
秘密把我捣碎成黄昏的霭,送上有限的视野。 
秘密把梦捣碎成幻觉,一座我们小时候的风车变成了长颈鹿。 
连同你的衣角被晾晒起来。 
我听见当时流行的一首歌曲,现在它退了磁粉,变得美好又残缺不全。 
在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我们如同睡莲也不会发现的沼泽,只有秘密来张望。 
我的秘密一丁点儿大。 
它在叶子中间,避开长颈鹿的眼睛,避开光线。 
   
你知道所有的羞赧,我一辈子回产生的所有的羞赧,即使把它们堆加在一起-- 
也不能和我写下他名字那一刻的艰难匹敌。 
哪怕许多年过去后,关于他的一切变得含混。 
他变成含混的概念,变成一段时光,取代我将会提起的“那年啊”。 
他变成一种元素,瓦解了整个季节。 
绿色的午后、影子、墨水的气味,一个用来描述“展信佳”的字节,统统被他瓦解。 
我将他塑造得那么万能和完美。 
他可以粉碎建立在茎叶上的胡言乱语。 
又粉碎茎叶。 
   
大概只有在童话里,我能得到帮助。 
总有什么,令它们心怀怜惜。 
对于我未成形的告白舍不得踏足。 
它们留下透明的安抚,像一颗落在我心上的果实。 
母亲在床头念的故事里,她说“像条墨色的地毯,长长的望不到尽头”,她说“从麦田中回来的星星,回到树上休息”,她的声音隔着时间的墙也依旧温暖。 
   
我对她说,妈妈,我发现自己的一个秘密。 
它关于一个男生。 
但他离我太远,我说的话没法让他听见。 
我竭尽全力,也写不出一个字眼。 
是我折损了它们的翅膀。在墨色的地毯上长长望不见尽头。 
   
   
“你若需要奔跑,我就来帮助你吧。” 
   
“你若需要飞翔,我两拭去湍急的风。” 
   
“你若需要哭诉,请 用力地埋在我的背脊上。我将对别人说明,那不是眼泪,那只是雪花未融化时,被时间溅落的钟响。” 
   
“你不用害怕。” 
   
“你只管尽力地奔跑、哭泣,你想往哪儿去,都会有我送上的缰绳。” 
   
“你见过冰山的崩塌吗?你想见吗?” 
   
“你见过海豚跃出海水吗?你想见吗?” 
   
“你见过我的星球吗?那里真是个怪地方,我有一只宠物狐狸--虽然眼下它并不这么认为,它总是多虑又神经质。 
   
可它守护的玫瑰,真是最美的玫瑰。” 
   
“你想去吗?” 
   
如果太阳升起来,你的眼泪已经停止的话,你会跟我去看一看吗? 
   
我醒来的时候,时钟甚至没有前进太多。 
雀鸟跳上台阶,你在背后嘿嘿地笑,声音像只刚刚吃饱的小羊。 
“刚才你迷迷糊糊地,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哟。” 
你把我的秘密打开,如同夹在两片面包中的蜜糖那样,啊呜地一口。 
味蕾说它们是酸的。 
味蕾迟疑了一下,说它们很甜。 
“你记得去年,我说夏天要学会游泳吗?” 
“恩,你晒得像个小黑皮。” 
“我是在那里遇见的……” 
“唉呀呀呀!” 
在那里遇见的男生,他有蓝色作陪衬,他太狡猾了。 
我将眼睛潜在水下,便看见他一半远一半近的身影。 
一半虚一半实。一半微笑一半严肃。 
等等。 
我在水里也能呼吸了。 
   
这个秘密是枚微小的种子,起初。 
可它终究缠绕起来,浓密起来,互相攀折。 
不用多久,朝南的墙将被它完全吞噬。 
它大张旗鼓,就是为了掩饰一个微小的心思。 
让鸟儿找不到落枝,它们将带着来年的明媚一起远去吧。 
可我的秘密顽固至极,它将自己摆开宏大的阵势。 
它浩浩荡荡,它轰轰烈烈--就为了掩饰我微小又伤悲的心思。 
“怎么办呢……我喜欢他呀。” 
我喜欢他呀。 
我想起他的时候,心就像炸开了,什么都在往外冒,什么都在往外一个劲儿地、没有章节地、胡乱地、焰火是的冒出来。 
赤澄黄绿青蓝紫。我有时候几乎快被那个喜欢他的部分给吃掉了。 
我快要被我自己吃掉。 
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每天每天的梦境里,像猎人一样,我四处搜寻。 
北极星没有答案。独角兽或是玫瑰小王子,也统统闭口不谈。 
“或许,还是让他来回答你吧。” 
你把手按在我的头发中间,好像一个邮戳,要送信远行。 
   
“Hi,你好。” 
划掉。 
“你好。” 
划掉。 
“初次见面。” 
划掉。 
“我说,从我家的窗口能望见城市里的马戏团。它们有只巨大的吉祥物,却很少在白天出现,是不是感觉怪怪的?话说回来,这个马戏团也很少演出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划掉。 
“我的意思是,马戏团旁边的游泳池,你还记得吗?” 
划掉。 
语言是我们最后被发现的技能。 
所以用它来表达什么也许都是苍白无力。 
我用它们莽撞地区别碧绿 苍绿 葱绿 翠绿,我用他们莽撞地讲述传奇梦境和回忆,好比我用它们莽撞地告白。 
“……算啦!总之,我喜欢你嘛!” 
划掉。 
展开全文
标签: 青豚 落落 随笔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