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里发一会儿呆
播放 3471 李丹崖 微蓝 6:58
在风里发一会儿呆 - 悦读FM
仍记得奶奶在世的那些日子,她总喜欢呆在暖暖的晨风里,搬一只椅子,用布满皱纹的手,托着她古铜色的下巴,眼神迷离,叫她的时候,她有时候甚至懒得应。年龄大了,儿孙们都很害怕,生怕她“睡过去”,殊不知,每每喊她,奶奶总是宽慰地说,下次别叫我了,我在眯着眼睛,在风里发呆呢!

在风里发什么呆?我们都觉得好诧异。

奶奶说,人一上了年纪,总觉得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整个人变得也通透了,甚至可以感觉到风从人的肌肤里穿过,带走我过往的不堪和酸涩,把风光和愉悦留下来,就像夏天的时候,一木锨麦子扬起来,能带走很多秕谷。

我问奶奶,那你岂不是在风里回忆过往?

奶奶说,往事历历在目,但是,往事的镜头不是匀速前进,高兴的事情,我的放映机就会慢一些,烦恼的事情,我的放映机就快一些,几十年的光阴呀,有着看呢。

奶奶说这样一席话的时候,我年岁尚小,曾试图站在奶奶发呆的时候,在她的下风口里,捡拾一些她的陈年往事,包括她和爷爷风风火火的爱情,那个年代的激情和憧憬,我的父辈童年生活的场景,一次次,一回回,都觅不到踪影。

奶奶绣得一手好女红,在发呆之后,她会即兴给孙子和重孙子们做一双虎头鞋,绣一件黑鸦肚兜,一副手帕……奶奶说,这样的绣品谁来买也不卖,其间有她独特的人生阅历在里面,也有她默默的人生祈祷在里面,穿着戴着这样的绣品,孩孙们不会迷失自己,不会庸人自扰。奶奶还说,她不可能每时每刻陪着我们,绣品点点,有她的浓情蜜意在每一个针脚里。

奶奶说罢,还是发呆,在午后的风里,夕阳如琥珀化了,流得满世界都是,猫在墙角里说落着自己的青春,何首乌在墙上坐果,黄鼠狼穿墙而过,窥探着院子里的一切,犬吠声声,黄鼠狼一溜烟跑远了,奶奶却不理会它们,她兀自发她的呆。

日子如风,奶奶像一株芦苇,在风里白了头。我们都说,奶奶是一株有思想的芦苇,奶奶不这么看,她说,她是红高粱,在儿孙们的田埂上,隐隐地红着,慢慢地弯下腰身。有风吹来,她就动动,脸更红一些,直到头快垂到脚下,她就要去了,她要回到土里去。

奶奶果然在深秋的风里走了,发着呆走的,脸上带着笑意,笑意里应该也有她的往事,她的童年,她的爱情和那些风风火火的岁月。

没有人知道奶奶在发呆时还想些什么,我也曾好几次试着发几回呆,每次不到半个时辰就会被手机和窗外隆隆的叫卖声吵醒,或者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鼾声四起。

人微言轻,身子也轻。我们在流年的风里,不是被吹得找不到北,就是还没摸着风的边际就找不到心在哪里了。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