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极去
播放 669 笛安 崔查德 13:51
到北极去 - 悦读FM
2009年的新年,我去了北极。   

2009年的新年,我看见了极光。    

我不知道那上面两句话,哪一句该用来作为开头。因为第一句话看似很平淡,但是有些悲凉;第二句话看上去有惊喜的成分在里面,但还是悲凉。

算了,我写上了两句,问题就解决了。

不过我觉得我有责任每一个人一个秘密,一个去过北极的人非常真诚的秘密:地球真的很小,天空其实是圆形的,世界真是荒唐和寂寞。   

是在瑞典西北部的乡下,纬度很高,早就进入了极圈。我们坐着狗拉的雪橇和摩托,穿越了茫茫雪原,以及结了冰的湖面。零下二十五度,不小心飘在帽子外面的头发就结了霜。我从来不知道雪地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可以行走的,一种是会把人埋在里面的。我承认,我很没有出息,我是个没出息的城里人。有很多的城里人目睹我途经的一望无际的雪地时。会被感动,会赞美自然的伟大和荒莽的力量,会感叹冰雕玉琢的美丽绝伦,可是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害怕。   

我害怕周遭所有的风景。害怕那些叫起来像是小狼的雪橇犬,害怕那种雪原上没有尽头的强大的寂静,害怕打在我脸上的被风带起来的冰屑,害怕那条河没有结冰的部分潺潺的水声,也害怕极夜——中午十二点世界就变成了黄昏,十二点半的时候天边就看见惨白的一弯新月,下午2点就变成了深夜。一天中,能够看到清澈澄明的万事万物的时间,只有那么一点点。生存在纬度这么高的地方,为什么必须经受这么彻底的寂寥呢,让一个人忍耐从下午2点就开始的漫漫长夜,这不公平。   

对于时间,那些习惯了的概念都用不上了。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满天星斗的。天空原来不是我以为的那种一望无际的延伸的平面,它是个拱形,是个巨大的教堂的穹顶。满天繁星在上面宁静地拥挤着,有的悬挂的端正,有的不那么端正,倾斜的像是要随着穹顶的边缘慢慢往下滑。我轻而易举的辨认出了北斗七星,可是我盯着那个星空看久了,觉得头晕,就像夜空出现了风疹。
 
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我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见的天空是个拱顶。    

因为天空是个拱顶,所以我大概印证了地球是圆的。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却让我心里生出了那么多的惶恐,我真是没用。不想再盯着天空看的时候,又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因为身边黑暗之中的雪原更是不能直视的。

它辽阔,没有表情,没有方向,像是随时都可以把我吸进去,变成这个巨大的死寂的一部分。那一瞬间我真想离开这个旷野,想回到城里去,想回到那个我熟悉的、拥有比这利多的多的边界的地方,虽然人群中绝大多数的边界都是人们自己设置的,都是自娱自乐的游戏,可是我终于知道了,若是什么边界都没有了,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但是我暂时回不去,我只能回我们营地的小木屋,昏暗中我们的旅伴们搬进一箱他们自己劈好的柴,准备填进晃动的火堆里,满屋子微醺的炭气。   

曾经,我以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寻求意义。我觉得我就是在用力地寻找着我亦认为重要的东西。我知道这穷其一生的追寻很痛苦,但是至少,我握住了一样可靠的东西。曾经,我以为我写下的所有文字就是我之所以是我这个人的意义,就是生命的意义。可是现在我知道那是错的。因为生命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我的理想,我的白日梦,或者我的文字,不过是我发现了无边无际的荒芜之后,赖以取暖的炉火。我小心翼翼的给它们添柴,努力维持他们那一点点微弱的光和热度,无边刻骨的荒凉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那么,总是要想想办法不让自己冻死吧。我们倾尽全力所做的事情,无非是这样而已。文明、宗教、社会制度、信仰,还是什么别的,统共不过是那堆简陋的火。   

做梦也没想到,原来荒芜这种东西,也能像子弹一样穿透人的心脏。   

极光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听见屋外传来了一声欢呼,于是我们全体奔回到旷野上去看。传说中的欧若拉,时泛着一点微弱的淡绿的乳白色。很宽很长的一条带子,静静地盘踞在天空中,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稍微变一下形状。我们的向导说,最美的极光曾经出现在十月,因为地面上没有那么厚的雪,不会有雪光来影响我们的眼睛,看的到火红色的欧若拉,比晚霞还正的红,就像天火。   

朋友跑过来和我拥抱着欢呼:“我们真幸运啊。我们的2009年一定会有好运气的,”她这么说。极光不动声色,优雅地转了一个弯,尾端变成了一个弧形。坦白说,她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但是她代表着奇迹的可能,代表着永远停不了的无助中,抓得住的一点点的慰藉。

其实这里远远不是世界的尽头,还有更北的地方,但是我无论如何没有勇气再往前走了,我的意思是,就算有合格的体能和装备,我也没有承受那种不讲理的寂静和悲凉的力量。看来,这恐怕就是我此生唯一一次在极圈里看见欧若拉。这么想想,人生真是短暂。    

无限拉长的夜晚,连接宇宙的雪地,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星空,没有墓志铭的安静,没有任何解释的苍茫,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从这些东西里繁衍出来的么?我总算看见了,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摆脱不了的恐惧的源头。    

但是我依然欣喜。因为我总算知道了我该做什么,我总算确信了我该继续用力去保护我自己的那堆火,我总算明白了我们能够向人生祈求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不期而遇——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你更温暖。    

祝你们,好运。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