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播放 8697 新井一二三 青豚 11:31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 悦读FM
我小时候家里已经有私家车,每到周末父亲就开车带全家去离东京几十公里的游览区,如:箱根温泉、江之岛、三浦半岛等。大家玩得挺开心──除了我以外。不知为何,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特别会晕车,坐进车上闻到了汽油味就觉得不行了。所以,每次郊游,对我来说,痛苦跟乐趣一样大。也许就是这个缘故,我从来没梦想过长大以后自己开车去远处。正相反,长大以后自己坐长途火车去旅行,才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当年我很喜欢看电视旅行节目「想去远处(远..行...)」,是作为国铁「Discover Japan」推销活动的一环节,一九七○年十月开始的,如今还在继续,已播放过差不多两千次。在节目里,填词人永六辅一个人坐火车去全国各地,访问名胜古迹,也跟当地居民亲切来往。他的目的地一般都是少有人去的小地方,渔村或山村等。总之,风景纯净,民情朴素,特别会激起城里人的乡愁。永六辅自己填词并唱的主题歌(想去远处),歌词和旋律都相当多情感伤。「想走走陌生的小镇,想去远处甚么地方。想看看陌生的大海,想去远处甚么地方。遥远的小镇,遥远的大海,遥远的梦想,独自旅行。想遇见相爱的对象,想去远处甚么地方。」我相信,那节目对国铁的营业额,贡献应该不小。
 
也有个电视节目,叫做「兼高熏的世界旅行」,是会说几种外语的女记者兼高熏每个星期去海外各地旅行做的报导。她一会儿去菲律宾会见当时的马可仕总统夫妻,一会儿去北欧访问当地民家,跟居民一起过传统节日。那是由泛美航空公司(后来由斯堪的纳维亚航空公司)赞助的节目。在当年日本,兼高熏是人人皆知的著名人物,因为全日本只有她一个人能够那么自由自在地去世界各国旅游的。节目从一九五九年开始,持续到一九九○年为止。最初芳龄三十一的兼高熏,最后是六十二岁的人了。前后三十年,总共播放了一五八六集;主持人旅行的全程则达到七二一万公里,等于把地球绕了一百八十圈。
「想去远处」和「兼高熏的世界旅行」都是当时的我每周一定要看的节目。不过,兼高熏般的世界旅行,在一九七○年代的日本小孩看来,与其说是现实,倒不如说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相比之下,永六辅式的国内长途旅行,只要再年长几岁,自己也应该能够去的。我父母在孩子们的教育方面属于放任主义。我想做的事情,只要不给父母带来太多麻烦,他们是不会加以阻止的。
 
我十四岁的夏天,有了第一次独自坐长途火车的机会。那年,父母为一对新人做了媒,而那新娘是长野县山区出身的。当在东京办完婚礼后,新娘双亲邀请我们全家人去长野县度假几天,父母乐意接受了。只是那年我读初中三年级,为了准备翌年的高中入学考试,早就安排好了暑假里参加补习学校的一些课程。我跟父母商量后决定:大家先坐父亲开的车出发,我则上完补习班后一个人搭中央本线快车往长野县,在目的地火车站跟家人会合。
 
长野县有十九世纪末欧洲传教士开发的避暑区,常常在少女杂志上被介绍。白桦湖、女神湖、清里、美丽原等地名,简直就是西方童话里出现的神秘场所,充满着醉人的各种想象。我非常高兴自己能够跟《an-an》、《non.no》等时尚杂志的模特儿一样坐长途火车去浪漫的长野县。
 
从东京新宿火车站坐中央本线快车「梓号」往长野县,大约是三个钟头的旅程,需要事先订座位的。当年我父母去外地总是开车,对铁路事务完全陌生,到底在哪里买票都不大清楚。日本国铁的大规模火车站设有所谓「绿色窗口」,乃跟一般窗口分开,专门为长途旅客服务的,由当时的我们看来跟航空公司柜台一样难以接近。放任主义的父母不愿意参与女儿的独自旅行,我只好一个人处理订票事宜了。于是到家附近唯一设置「绿色窗口」的高田马场站,平生第一次前往那神秘的柜台,好紧张地跟售票员说了旅行的日程和列车班次等。心中着实担心:如果人家说出我听不懂的语言可怎么办?结果呢,一切进行得出乎意料地顺利。售票员讲的果然是普通的日语。我根本没有遇到任何困难,竟把看起来高贵无比的绿色对号票拿到手里了。
 
现在回想,我的旅人生涯就是那天站在「绿色窗口」前时开始的。因为旅行的本质就在于克服恐惧心,离开熟悉安全的日常生活,而往陌生的世界迈出第一步。相比之下,三个多钟头的旅行本身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我只记得自己穿上跟《non.no》的模特儿一样的睡衣般宽松的长袍,戴上系了丝带的大草帽,也提着用藤编的旅行箱搭快车,在四人座中靠窗户的地方占了位子。其他旅客问我是否一个人旅行,要到哪里等,可是我回答得不多,主要忙于为自己扮演杂志彩页上模特儿的角色。不过,实际上我还是挺紧张的,不知不觉之间开始打瞌睡,醒过来时发觉,自己的口水湿透了长袍的大腿部分。在陌生人面前出丑,怪不好意思的。
 
火车很快就抵达了长野县。我在剪票处跟家人会合,乘坐父亲开的车,马上得面对晕车的痛苦了。模仿杂志彩页的时间维持得不长,在我梦里简直飞逝过去,感觉也其实不怎么过瘾。最令我难忘的,倒是早几天鼓着勇气一个人前往高田马场火车站的「绿色窗口」,平生第一次向专门为长途旅客服务的售票员开口买票时心中感到的紧张,和后来拿到对号票而感到的满足。就是那成就感教我对独自旅行上了瘾的。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