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花
播放 810 安房直子 青豚 15:50
蓝色的花 - 悦读FM
后街有家小小的伞店。 
那儿挂着个大招牌:“修理伞”。 
下了长时间的雨,今天终于停止,全镇的坏伞,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顾客们都这样说: 
“请赶紧给修好吧,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还要下雨。” 
于是,伞店老板象埋在山一样高的伞堆里,从早晨起,就一个劲地干活儿。 
这位伞店老板,虽然还是青年,但却有出色的本领,到晚上,这么多的伞全部修好,归还了伞主。这样,他的手头留下了平时没有的好多钱,有往常的三倍。 
他特大欢喜地想: 
“马上修理房顶吧。还有,给窗户挂上新窗帘吧。” 
在独自生活的二楼窗户上,挂起雪白的窗帘,是他渴望已久的事。 
“还有,买一盒油画颜料和新的吉他,还有……” 
啊,想要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 


第二天,伞店老板到镇里去买窗帘、油画颜料和新吉他。 
天上下着细细的雨。 
到镇上,有相当一段路程。可是,伞店老板的心胸,被欢喜塞得快要破了。 
“先去请求修理房顶,再到百货商店去吧……” 
伞店老板在心里早就决定好了。于是,他“吧嗒吧嗒”目不旁视地走。 


在到达城镇以前,最后一个拐角的地方,有个低矮的篱笆。到了这儿,伞店老板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孩子,靠着篱笆,孤零零地站 

在那里。走过去,伞店老板站住了。 
女孩穿着浅蓝色衣服,而且也没打伞,呆呆地瞧着远方。伞店老板把女孩容进自己的大黑雨伞里。 
“你在干吗哪?”伞店老板问。 
女孩仰脸看伞店老板。她皮肤有点白,有着特别大的眼睛。 
“是没有伞吗?” 
女孩点点头。短发松散地摇动。 
“是你没有伞吗?” 
伞店老板再一次问。 
女孩又点点头。 
“那,可真不行。” 
这位伞店老板,一提起伞的事,比谁都加倍热心。 
“即使是小孩,也必须有自己的伞哪。” 
这时,伞店老板重新想起,今天,自己的钱包十分沉重。他心情快乐地说: 
“喏,小姑娘,我给你做一把新雨伞吧。” 
女孩高兴地笑了,然后说了一句:“谢谢。” 
“我现在要到镇里去。我们一块儿去选你伞上用的布吧。” 
这样,高个子青年,和小小的、小小的女孩,一起打着大布雨伞到镇上去了。 
雨还在下。 
伞店老板和女孩,在百货商店换了好几次自动扶梯,才来到卖布料的地方。 
柜台上,满满的布料象波浪似地摆着。 
女孩在那里选择了蓝色的布。 
女孩指点的那块布,价钱特别高,有白窗帘的三倍!但是,伞店老板却高兴地买下了它。他认为,这能做成一把好伞。 
后来,伞店老板和女孩到屋顶去,在大旱伞底下的白桌子那儿,喝了冰激凌苏打水。 
“伞做好,就送给你。你家在那儿?”伞店老板问。 
“那边就行。” 
“那边?” 
“刚才的拐角地方。” 
“那,明天早晨,我就到那边。” 
俩人约好了。 


伞店老板和女孩,在拐角的篱笆那儿分了手。 
伞店老板比来的时候走得更急。 
他想:“快点儿回去,做一把上等的伞吧。” 
他把修理房顶和买白窗帘、油画颜料、吉他的事,全都忘光了。 
那天晚上,伞店老板直到很晚,精心地做伞,到深夜,才做成了蓝蓝的、蓝蓝的雨伞。在散乱的工作场地上,他撑开小伞看。 
“论样子,论布的贴法,都极其漂亮。” 
尽管如此,他还觉得那女孩选择的蓝色,够多漂亮呵。 
那象是有一天海的颜色,又象是雨晴后蓝天的颜色。 
同时,一进入这撑开的伞中心情就变得奇怪,仿佛整个身子钻进了一个小蓝房顶的屋子里。
“多么了不起的伞哪1” 
青年说着,心想,自己的本领有多么了不起啊。 
第二天早晨,伞店老板在拐角处会见了穿浅蓝色衣服的女孩。 
“做好啦。” 
伞店老板打开蓝伞,递给女孩。雨在绷得紧紧的伞上,发出好听的声音。 
“象大海的颜色啊。” 
女孩说。 
“嗯。我也这么想。” 
“打着这把伞,好像在蓝色房顶的家里。” 
“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伞店老板完全高兴了。但是,蓝色房顶的家太小,不能两个人一起进去。 
于是,伞店老板敲着家的门说: 
“小姑娘,你在家里干什么哪?” 
……啊,多么了不起的伞哪! 
在细细的、细细的雨中。 



从那天起,发生了奇异的事情。 
回到伞店,许多女孩子站在店前,等着老板。 
“啊,是修理吗?” 
伞店老板和蔼可亲地说。 
“不。”一个人说。 
“老板先生,我想要新的伞。” 
“新的伞?” 
“嗯,请给我做蓝色的雨伞吧。”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 
伞店老板过于吃惊,暂时说不出话来。 
“请给特急地做蓝色雨伞吧!” 
这是全体顾客的订货。 
于是,伞店老板又到镇上去,买了许多蓝布和伞的材料。 
接着,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坐在工作场地里,连睡觉的工夫都没有。因为,要求订蓝色雨伞的顾客,一个劲不断地赶来。 
这么一来,不到十天,伞店老板成了非常有钱的人了。 
不久,全镇的女孩都打上了蓝色的雨伞。 
一天,报纸的一角,登着这样的记事: 
“今年流行的伞,无论怎么说也是蓝色。奇怪的是,在后街小小的伞店订做的特别流行。” 
读到这个,又有更多的女孩涌向伞店。 
顾客们进不去小店,塞满街上,队伍拐了好几个弯儿,一直延伸到城镇一带。 
这些人中,偶然也有人请求修理伞的,但伞店老板目不旁视地干活儿,是谁交给他的伞,他也记不太清楚。 
一天,伞店老板叫来镇里的油漆匠,重新写了店的招牌。新招牌上,是这样写的: 
承做蓝色雨伞。谢绝修理。 
不时,有先前请求过修伞的顾客来取伞,但,伞店老板对坏了的伞一把也没修理。 
“因为太忙了嘛。” 
这是每一次伞店老板的辩解。伞店老板对折了骨架、开了窟窿得伞,已经连看都不愿看了。
不知什么时候,伞店的房顶完全变成了新的,二楼窗户上,挂了镶花边的窗帘。另外,房间角落里,也爱护地放着油画颜料和栗色的吉他。 
尽管那样,做蓝色雨伞的订货,仍然接连不断地涌来。 
一天,又来了一位催促修理伞的顾客。 
“啊,是修理吗?因为太忙了,请再等两伞天吧。” 
伞店老板连顾客的脸也不看地说。 
过了十天。 
报纸上登着这样的广告: 
下雨的日子,请打淡黄色的伞吧。 XX百货商店 
这么一来,怎样了呢?从那天起,定做蓝伞的,眼看着减少了。 
人们争先恐后地涌向百货商店的雨伞柜台。 
没过几天,这一回,全镇的女孩子,都打起再百货商店买的淡黄色雨伞来了。 
没有一个顾客再到后街小小的伞店来。只有伞店老板在招牌、房顶、窗帘全新的伞店里呆呆地坐着。 
今天,也下着细细的雨。 



一天,店里来了一位被雨淋湿了的小顾客。 
“您好!” 
“唔——是谁呢?” 
伞店老板歪起脖子。 
“我的伞修好了吗?” 
伞店老板不住地打量顾客。穿天蓝色衣服的小小女孩子……似乎在哪儿建国……大眼睛,短头发…… 
“呀,上次的小姑娘!” 
伞店老板终于想了起来。可是,他想不出这孩子什么时候把伞交给了他。 
“上次的雨伞,骨架子折了,我很早以前就来求过您的。” 
女孩说。 
伞店老板急忙在工作场地里找。接着,他发现上次的蓝雨伞,折了骨架,被扔在角落里。 
女孩眼睛露出十分悲哀的样子。 
“对不起。” 
伞店老板说。 
“明天能修好吗?” 
“啊,一定的。明天早晨给你送去,到那儿。” 
伞店老板和女孩约好了。 
当天晚上,伞店老板认真仔细地修好女孩的坏伞。想起来,那是他第一把真心诚意做的雨伞。 
从那以后,自己曾经什么也不想地做了多少伞呢……于是,不想大海的颜色、也不想天空颜色的普通蓝色雨伞,曾怎样地充满了城镇呢?伞店老板有点悚然了。 


第二天早晨,伞店老板挟着那把伞走出店门。 
一会儿,在拐角那儿,看见了女孩浅蓝色的衣服。 
伞店老板在雨中一溜烟地跑起来了。 
可是,靠近一看,篱笆那里,谁也没有。 
错看成蓝色衣服的是花。拐角的矮篱笆那儿,不知什么时候,有一棵绣球花,开得象天蓝色一样,在雨中淋着。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