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从来不是偶然的事
播放 2046 叶倾城 莫浅 7:54
相遇,从来不是偶然的事 - 悦读FM
那年,父亲13岁。冬日里,天上下着大团大团的雪,打在屋顶上扑通扑通地响,房子像要塌了似的。村里没有行人,连狗都不吠,只是一片白茫茫。雪时大时小,好几次眼见雪势渐弱,却又突然下得更密更急了。

顶着这样大的雪,父亲每天去镇里上学。小镇叫柿子树店,离家大约两三里路程吧。大雪盈膝,覆盖了村道,父亲便提一把木锨,用尽全力铲出几锨雪,清出一小块路,走一步,再扬一锨。雪粒飞起来,打痛了他的脸。他心里只有着急——别迟到了。

小学校门大开,可是教室里没有一个人,连炉火也没生。父亲规规矩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冻僵的手掏出课本,一字一字认真念着。

不知过了多久,父亲的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了。远处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位老师从教室门口走过,不经意间看见他,愣住了。这位老师没教过他,此刻也没问他的名字,默默转身,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汤给他。父亲大口大口喝着,一股温暖的热流穿过身体,他听见老师说:“这几天雪太大,不上课,你回去吧。”

可父亲怕学校开了课自己不知道,仍然天天跑来上学,一把不离身的木锨用来清除阻路的大雪。渐渐地,从家到学校,一条路隐隐约约形成了,连大雪也不能遮蔽。
而那时,父亲尚无从了解一生的隐喻,就好像要到多年后,他才知道,就在同一时间,远在河南,有个12岁的女孩儿也在雪地里艰难地跋涉着去上学——她是我的母亲。

学校也在镇上,离母亲家5里路。早上,母亲沿村叫同学一起上学,家家都是大人出来说:“雪太大,今儿不去了。”最后,只有她,像个小土豆一样,在雪雾迷茫的原野里滚动着……

统共没来几个同学,都是镇上干部的孩子,裹在里外三新的花棉袄里,像是过年。老师懒得教新课,就让所有年级的学生一起围炉而坐念课文。听不见书声,只听见一片震天的跺脚声。

念书念得手冷,同桌便把手插进母亲的口袋取暖,接着惊叫:“呀,这是啥呀?这么冷,石头?”

母亲不好意思地笑了:“是红薯馍馍,我的午饭。”馍馍冰冷,坚如磐石,却是她的午餐,帮她支撑过这样的数九寒天。

十几天大雪天气,我的父亲与母亲没有落过一天课。8年后,父亲与母亲在大学里相遇,然后相爱……

那大雪之年的寒冷,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也无法描摹。就仿佛我始终不能感同身受,我父亲母亲一生所有的悲欢和艰辛日子。

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午后,二老对坐在洒满阳光的暖床上,下几盘无输无赢的象棋。最后多半都是母亲拂棋而起:“不来了,不来了。”父亲会说:“赖皮,赖皮。”

谁说爱情的缘分很缥缈啊?缘分其实早已开始。只有桃花才会开在春风里,骆驼才会懂得恋慕甘泉,而同样高飞的鸟儿总有比翼的那一天。

相遇,从来都不是偶然的事。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情感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