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江湖
播放 810 小椴 微蓝 9:42
泛江湖 - 悦读FM
在夜里,我倾听着整个城市的呼吸。 
这个城市的呼吸是重浊的。一整个庞大的工业之肺代我们吞吐喷薄着。造物象个抽烟的男子,在天上摊晒着他千疮百孔的臭痒之肺。而其下,总是在某个水泥楼宇里,偷一角斗室,我们在其中欢娱俱疲,终于块然而坐着。 
我听着夜色里发生的故事,我感到有些人在其中蜷缩而卧,他们感觉到:束缚与孤独。 
总是这样,疲倦了、蜷缩了,你累了、却难睡了,睁着眼、钟在走;渴望着、但总错过。 
总不过是在想,可以遇到了、珍惜着,哪怕痛、也深的,不琐碎、骄傲过,凡我信、总执着。 
时间是一方无涯的水,而社会、是人们用历史的皮屑堆积起来的千年磐石。水泥的楼宇枯耸如林,每一条路也都在延伸着它的束缚,再没有什么,可以、泛若不系之舟。 
何况、又是一个扬尘的天气——这是一个干燥的世界了。 
可仍旧有什么在我们生命里奔涌如江,同时也沉潜如湖着。 
 
据说,总有一个什么地方、名字叫做“江湖”的。 
传说中,那里的男子都危冠古袖,他们倚剑作歌、或破匣出剑。他们自由得象浮泛于时光上的水气,他们会唱: 
我是云中客,时乘天外舟; 
扶摇独碧落,坦荡一春秋。 
空蒙无涯际,浩渺有浅忧; 
行泛水云畔,谁倚第一楼? 
他们首先要的是自由,其次、寻找的就是牵挂。 
——泛舟于时光之水,又想牵挂于一个凝眸之楼。 
而据说、在这场浮泛无涯的生中,确是有一些楼的。 
那些楼临水而建,一些满裙晕染的女子会在楼头出现,她们穿上中国蓝的裙,蜡染的或扎染的、一大片一大片沉净的蓝上开着朵朵细碎的白花,折蔓连枝。 
她们偶生寂寞,也会拟歌做答。她们在楼头唱: 
小夜情人语,它生水云休; 
欲寻孤鸿影,正在木兰舟; 
燕行十二倦,人倚第一楼; 
…… 
这是一幅很中国味道的画面。 
我想书写这样的一种美。在想象中,还有什么可以比它更美的? 
那样的江湖,那样的自由……与爱情。 
 
我喜欢在有雨的日子写作。指过键上、或笔过纸端,象窗外那一场雨卷过街角,白白的、蒙蒙的在粗糙的路面上一扫而过。那时,我总能闻到一点江湖水气中的缱绻。 
我写给那些渴望“舟行”者。 
我们虽身为城市所畜,但何妨思入江湖之中。 
记得还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吸草木之所呼,呼草木之所吸。 
而今天,我们吸城市之所呼,呼时、却不再有什么可将之一吸。 
呼之不出,是故郁郁。 
所以在暗夜里,有时我会推开窗,在这个城市里推开一个名为“江湖”的窗子。如果终还有人开卷一读,可能会感到我想做的不过是让: 
——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但呼吸的是江湖。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