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女人
播放 3245 六月雪 小玥 8:20
疯女人 - 悦读FM
初冬的一个早晨,天空阴沉,几片雪花缓缓飘落。偏僻的小山村中,传出了凄惨的哭声,疯女人死了,一个可怜的女人。带着悲痛,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

2014年深秋,一个月末的周末,老师让学生下星期上交本月生活费,雅婷每次听到交钱心里就犯难,她知道家里的生活困境,虽每次回家要钱,妈妈都能想办法给自己,她知道妈妈太苦,心疼妈妈在家省吃俭用天天劳累的日子。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酸……

雅婷1.5米的个头,瓜子脸,俊俏的脸庞,聪明的双眼显得格外稳重端庄。今年刚去离家三十里的镇上读初中。

“对,找爸爸去。我是他的孩子,他就得管我。”最后一次见爸爸是半年前跟妈妈闹离婚时。从那爸爸再也没回过家,她恨爸爸,很不想搭理爸爸。

星期一早上,她没有告诉妈妈,坐上了去县城的汽车。到爸爸的厂房门口后,走到公共电话亭旁,拨下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

“爸爸,我在你厂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我要交生活费,你给我钱。”

“雅婷吗?你咋不早跟我说?我在外地啊,赶回去要很晚的。是你妈让你来的吗?”

“我妈要是知道才不会让我来,更不稀罕你的钱,是你抛弃了我和妈妈,我偷着来的,我在电话亭旁等你”

“大人的事,你不懂,好吧,我尽快赶回去”

雅婷看了看周围,走到一个卖糖炒栗子的跟前,她知道爸爸最爱吃,从口袋里掏出钱数了数,一共三十几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她在学校对自己肚子的吝啬,从口中省出来的,她买了10元的糖炒栗子,自己却没舍得吃一个。

她拎着一小袋糖炒栗子,在电话亭周围等待爸爸的到来,她穿着妈妈前年给卖的那身运动装,虽小了点,但显得恬淡简朴。她走在路的边沿,看着车海人流。站在角落,欣赏着高楼大厦。他偷窥着城市人的时髦打扮……

天渐渐暗下来,爸爸却没回来,他开始感觉有些胆怯,于是躲进一个角落里,伸出娇小脑袋,看着四周,期盼着爸爸快点到来。一个男孩一手领着妈妈一手牵着爸爸,从她身边走过,却丝毫没有发现雅婷。雅婷露出羡慕的眼光傻傻的看着,她盼望爸爸回到自己和妈妈身边,渴望家庭的温暖,不由自主一滴泪水掠过稚嫩的脸颊悄悄滑落……

深秋的夜晚几丝凉意透过胸膛,活动一下会暖和一下,她起身跺了跺微麻的双脚走来走去。

突然一道刺眼的光亮,直射而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被一辆车撞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几米远的地方,娇小柔弱的身躯微微动了一下,再也没动过,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照在雅婷的脸上,一道鲜血印染在额头。可怜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那小手依然紧攥着那一小袋糖炒栗子…

等爸爸回来后看到的是女儿的尸体,和那片对爸爸深藏心底的爱……

次日早上,雅婷妈妈,被莫名其妙的叫到医院,当她看到女儿尸体时,彻底崩溃了,悲痛刺伤了她的每根神经,她忘记了哭泣的方式。万分的悲痛惊恐堵塞了心中的发泄,不顾忌外人在身边,解开怀把女儿搂在胸口,和女儿窃窃私语。当人们把他拉开,心中伤悲如火山爆发出来,大声的哭嚎,撕扯……

在巨大痛苦悲伤的打击下,雅婷妈妈疯了,时而疯言疯语,时而正常。头发蓬乱,自言自语,时唱时笑,每晚都会抱着雅婷的书包入睡……

从此,会经常看到一个女人拿着女儿曾经的用品,呼唤着女儿的名字走在路上。是在寻找女儿的踪迹?还是在寻找女儿曾经的印象?

也许在某个雨天,会看到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拿着雨伞在等待放学回家的孩子,会不住的问路过的孩子‘看到我家雅婷了吗?’雨水淋透了她的衣服,她却依然在哪儿傻傻的等待着期盼着…

也许雅婷变作一个只有妈妈才能看见的天使,与妈妈嬉戏,使得雅婷妈妈经常自言自语,时唱时笑吧!

就在前几天的一个夜里,雅婷妈妈吊死在自家的门框上。无人知晓她在当时清醒还是糊涂。只看到雅婷妈妈蓬乱头发梳的整齐,瘦黄的脸洗的很干净,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安慰的微笑,仿佛是与女儿相会的期盼。仿佛是告别痛苦伤悲的结束。在手中紧紧的攥着一张与女儿的合影。

一生坎坷含恨去,往事随风去无踪。尝尽人生悲苦泪,含笑别去会亲人。

雪越下越大,雪花亲吻着她们母女的坟,用洁白掩埋那段悲苦伤痛…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