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旧
播放 1786 安妮宝贝 阿准 3:27
叙旧 - 悦读FM
在南方的清晨里醒来,天气非常闷热。他打来电话,对她说,他在长途汽车站,要去一个小城看工厂,问她是否有空和他同去。打车赶到汽车站,他站在车门外。高大清瘦,深苔绿麻质长裤,理一个清爽的平头。她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4年前。
 
他们行走在非典时期的车站和人群里。闷热和疾病使这次外出显得盲目轻率。但她知道他们彼此想见上一面。他说,为了早上这个邀约,凌晨4点左右醒来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然后一早来到车站买了两张票。说,如果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再把那张多余的票子退掉。
 
他依然在使用她多年之前送给他的皮夹和皮带,已经磨损得斑驳破旧。姿态自然,仿佛那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在车上他们一言不发,但并不觉得生疏。电视机播放着热闹的好莱坞大片,声响喧嚣。她喝他递过来的矿泉水。看他手指上的婚戒,是一圈简洁的白金戒指。听他说话,知道了这几年,他自组公司,业务做得很好。娶妻生子。已经买了大房子,准备装修。
 
他说,我的生活平庸安定,这几年就如同在温水里沉堕。做任何事情都很顺利。只是依然是一个沉闷的男人,不爱交际,留恋家里。有时候一个人开车却附近的郊县买大盆兰花和柏枝,挑选明清老式家具,最爱的也不过是抱着两岁的女儿去公园散步,与她一言一语对应。她说,能够这样,我很放心。我也希望你能够这样的生活。
 
到了小城,在一家咖啡店里吃午餐。他点了大份水里拼盘,综合咖啡和凤梨炒饭给她。自己却吃得极少。她很自然地把他剩下的菜夹到自己的盘子里吃掉。两个人在郊外找工厂。兜转周折。他终于办完了正事,谈妥业务。她等着他。在极其炎热的阳光剧烈的午后,站在阴影里抽烟。回家的路途上,彼此一身热汗,非常疲累。她靠在座位上差点睡去。一直寡言的他却开始轻声对她说话。
 
他说,今日见你,觉得所有的时间和空间仿佛都没有存在。那种见到你就心里欢喜的感觉,依旧这样强烈。只是以前快乐的时光,都回不来了。她说,我们也有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他说,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们好的时候。她说,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桀骜任性,生活有诸多不甘和失望,因此彼此折磨。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认识,就会有不同的结局。他便黯然微笑。
 
那略带羞涩的温柔笑容,她非常熟悉。曾经用生命里最透明纯粹的三年,为彼此的残酷青春过渡。这样沉沦苦痛。而现在,窗外,已经是沉静下来的微凉黄昏和田野。一切恰到好处,散发出成熟的芳香。
 
他们在汽车站打车回家。她中途把他在公司放下。他站在街边,定定地看着她。她对他一再挥手,然后回过头来。司机说,丈夫不和你一起回家啊。她说,不,我是他七年前的恋人。只是故人来叙旧。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